李文博士谈父爱与成长:父亲虽会衰老,战斗激情不息!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07 03:14:3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们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了大师李敖的独特教育观念,说的少,管的少,但该有的都不会少。


李敖的桀骜不驯,李敖的嫉恶如仇,李敖的不吐不快,李敖的快意人生......


这样的李敖教育出来的女儿会是什么样子呢?看完李文这篇文章的节选,相信你也会有自己的答案。


◆ ◆ ◆  ◆ 


请不要叫我李敖的女儿


文 ∕ 李文


 我最不喜欢被贴的标签,就是“李敖的女儿”“李敖之女”。我希望别人对我的称呼是:李文博士,英语教授,作家,礼仪专家,演讲人,嘉宾主持人,维权者,监督人,形象顾问,购物专家,名媛,以及城市不文明现象批评者……惟独不希望别人称我“李敖的女儿”。然而,仔细想想,父女之间的影响是的确存在、无法抹掉的。甚至我不希望别人称我为“李敖之女”,也都和他对我的影响有关。


 ......


  因为是小孩子,所以贪玩一些,每次收到信,我都会觉得好麻烦,又要给爸爸回信了!现在回想起来,这些信里的很多观点都对我产生了影响。比如他说:“小文,我们不要信人,我们要信狗,人不可信。”还有许多和世俗观点相背离的看法。当时并不理解老爸的用意,现在再看这些信件,和当时有着完全不一样的体会,觉得他是很用心很用心在做这件事。虽然我一直认为老爸不是一个适合有家庭和孩子的人,但一旦成为了一个父亲,他是投入了全身心的努力来扮演好这个角色的。而我也从那时起,有了家里养狗的习惯。


  我在美国差不多生活了38年。在美国生活的好处是,没有人会理会你的爸爸是谁、住哪里、开什么车,大家在一片平等的气氛中生活。这使我在2002年到北京时,非常不喜欢别人把我和老爸联系在一起。我认为我和老爸是各自独立的,不需要在提到一个人的时候,要带上另一个。唯一的好处,是可以在危险的时候“利用”老爸的名字,警察或政府部门的人听了会加快脚步,而大家也不会质疑我维权的目的,大家完全了解我和老爸的不屈不饶的精神是一脉相承的。还好,渐渐地我也有了自己的小名气。


  一位《中国日报》 的资深编辑曾对我说:“李文,中国人的道德已经跌入低谷了,你为什么还要写这样一部书?”一位外国朋友也曾对我说:“我已经对中国人彻底失望了。”听到他们的话,我感到很羞愧,难道我们中国人真的不可救药了吗?难道我们就这样无动于衷、任其自然发展下去吗?不,我一定要采取行动,做中国道德的坚决捍卫者。


  在这本书的每一个章节里,我都添加了正在读书的女性的西方古典油画,都是我最喜欢的油画。受老爸的影响,我也喜欢书。我很小的时候就帮他擦书,那时觉得很烦。但现在我家的书也非常多。我觉得,女人最美的时刻之一,就是捧着一本书静静阅读的状态。真正的淑女是美貌与才气兼得,真正的优雅不仅仅来自良好的仪态举止,更来自内在知识的丰富。

......


2005年9月,李敖、李文父女在北京。图|作者提供2005年9月,李敖、李文父女在北京。图|作者提供


......


  我经历的另外一件事,也让我和老爸有些失望。我的《李文说礼》当中,除了有对礼仪的归纳总结,还有对不文明机构和个人的列举名单。这导致了这本书的诞生非常艰难。


  我本来决定给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但是,就在出书前几天,出版社突然要求我全部删掉1万多字的黑名单。我和爸爸都特别生气。当初决定在这里出版,就是因为他们愿意接受我的黑名单。后来,出版社又要求我把黑名单改成“非礼小故事”,我觉得很好笑,很俗气,但是愿意让一步。最后,出版社又说,要把书中所有点名带姓的都改成×××。我提到建外派出所,要改成××派出所,柏悦酒店,要写成××酒店。我觉得这是天大的笑话,如果这样,还写出来做什么,北京有上万的饭店和派出所,读者怎么会知道我说的是哪一家?我声明所有的文字我会自己负责,而且,列入黑名单我都有证据,即使惹上诉讼我也不怕,也不会连累出版社。最后,出版社说,那就减少一些,把××变成×。不过爸爸安慰我说,他的书删得更惨 痛,他都宁愿让盗版的去盗了。


  我非常失望。为什么大家做事情都这么别扭、怕事呢?难道是自卑?为什么每个人都不敢讲真话呢?那这个社会怎么提高和进步呢?大家都没有公民意识的话,我们国家怎么在国际上抬得起头呢?所以,我最后决心不能让这本书就这么出版。


  我和爸爸一样,打官司是打过程的。我们并不是因为和别人有仇,而是希望通过这个过程,提高大家的胆识、判断是非的能力,创造一个大家都愿意讲真话、能够讲真话的环境,使中国成为一个讲理、讲礼的国度。


儿时的李文与父亲李敖。图|作者提供儿时的李文与父亲李敖。图|作者提供


......


  我们在生活中也都是彬彬有礼、很温柔的人。即使有纠纷,我们也不会骂人、不会砸别人家玻璃,而是摆事实、讲道理。用老爸的话讲,我们是“善霸”,我们也是一霸,但绝对不是窝囊没用、被人欺负的滥好人。


  我们还都认为,中国人讲究的“以德报怨”是不对的,而应该“以直报怨”。所谓“以德报怨”,就是你对我不好,但是我要对你好,你打我右脸,就把左脸也给你打。而“以直报怨”就是如果你打我一拳,那我也要踢你一脚,这样我们就扯平了。


......


  老爸过完74岁生日后,对我说他感觉自己老了,头脑不再像以前那样灵活,有时候还会做错事。他提到自己正在“逝去”,意思是他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离开人世,而他也已接受这个事实。他让我将一些与“逝去”相关的英文语录找出来。我送给他这一条:“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老战士永不死,他们只是慢慢凋零)。



◆ ◆ ◆  ◆ 



从她的字里行间,我们可以看出,李敖对女儿的教育无疑是成功的。


从文章的标题中,我们就可以看出这不是一位平凡的女子。


她的不平凡之处有二。其一,她是李敖的女儿;其二,她不愿“利用”父亲的名声。


李文说,“我认为我和老爸是各自独立的,不需要在提到一个人的时候,要带上另一个。”


她的独立思想较之今天中国的许多父母和孩子,无疑是走在时代前沿。“我爸是李刚”这样的笑话在李文这番话面前相形见绌。


当别人已经对中国失望的时候,李文却要“做中国道德的坚决捍卫者”。


这种骨气与韧劲倒是和她的父亲极其相似,即使其他人见风使舵、两面三刀,我自岿然不动,也要做捍卫正义的使者。


她谈到真正的淑女该是什么样的状态,“真正的优雅不仅仅来自良好的仪态举止,更来自内在知识的丰富。”


这有别于我们如今的有些父母,为了让孩子以后看起来像淑女,逼迫他们练舞、练琴,练习各种培养良好举止的行为习惯。我们不否认得体的行为举止能增加别人的好感度。但真正的名媛必定是优雅大方、从容不迫,聪敏、善良、智慧。



这一点《傲慢与偏见》中的简和伊丽莎白为我们做了较好的示范。


当谈到讲真话,李文是有些许愤怒的,或者说失望。她提到“公民意识”,对于一名女性,提到这样的词,在我们以往的印象中非常少见。她希望“创造一个大家都愿意讲真话、能够讲真话的环境,使中国成为一个讲理、讲礼的国度。”


我们普通家长教育孩子,很难教孩子为自己的国家做些什么贡献,我们只会说,“好好学习,以后找个好工作。”而深明大义的父母教育孩子时往往会先站在国家或社会的角度,“努力学习,为国家做贡献。”


全文看似唠家常,实则意义深远。字里行间尽显李文的意志、思想、作风。怎样的家庭,怎样的教育,能教出这样的女子?


答案是,李敖的家庭,李敖的教育观点,才成就了此奇女子。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