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 | 宅在酒店里了解北京?四晚就够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6-27 09:59:2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当古老残破的建筑被赋予新的身份与使命

北京似乎总能交出一份令人惊艳的答卷

在这座城市的每一处角落每一刻都在上演

融合,冲撞,新生,消失

繁衍出新的生机或衰败

了解北京这座古老的城市在面对新事物时

所呈现出的不同方式与演变

只需要四晚就够了



北京的新与旧


北京似乎从不缺乏古老的物件,残破的寺庙;被时代所淘汰的老浴室;胡同里渐渐与现代生活格格不入的大杂院;无人问津的破旧的琉璃厂,都是这座城市城市化进程中,身份愈发尴尬的时代印记。它们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再寻常不过的一隅,破败不堪的建筑本应等待着被拆掉的命运。可如今它们变身为这座城市里的酒店,成为了解北京最珍贵与真实的方式。



第一晚

冲撞


在紫禁城东北角与景山公园之间,有一片由不同时代风格的房屋院落做成的建筑群,早在明朝时,这里就已经是皇家刻经厂,新中国成立后,这里和北京上千座寺庙命运相同,被改造成工厂或仓库使用。如今这里摇身一变,早已是闻名中外的文化艺术中心,以及酒店迷心中必不可少的“拔草”目的地之一。



在这里你永远无法预料你所触摸的是哪个时代的北京:一扇无法看似无法遮风挡雨的木门,或许诞生于600年前;门前一款龟裂的灰砖上模糊的纹路告诉你它来自乾隆年间;墙沿经过修复拼接的梵文画作和梁上“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标语相互辉映;鸡翅木的茶几旁摆着一张上世纪80年代天津国营招待所里的墨绿色皮革靠椅,各个时代的产物与前卫的后现代装置在这里碰撞,却不显得一丝杂乱。这些都源自于这的主人—比利时人温守诺的收藏。



无论是大望路一街之隔的“城中村”;还是已经不复存在的被太古里两面夹击的“脏街”;西方与东方;本地与外来;北京似乎从不缺乏各种类型的冲撞,有些在冲撞中共同繁荣,有些因为冲撞永远的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冲撞早已变成北京无法替代的符号之一。



第二晚

消失


在北京人的印象中,每每提及前门的鲜鱼口,总会第一个联想到昔日繁华的兴华园浴池,如今,被时代所渐渐遗忘的浴池却成为北京最美的露台甚至最梦幻泳池的代名词。一座以水为设计灵感的酒店在浴池原址上拔地而起。


在这里,可以将前门,大栅栏尽收眼底,趴在楼顶的泳池旁,抬头就可以看见古老威严的紫禁城城楼。而一转身就可以在这座以老浴室为灵感重新设计的酒店中,寻找到江南烟雨时节的秀美与温润。


老浴室虽已经被时代所淘汰,消失不复存在,但它所遗留下的记忆与文化却在这里得到了传承与变革。如果消失在这座城市里成百上千的建筑甚至文化一样,这也是北京不愿面对却正在面对的现实。




第三晚

融合


在喧闹市井的南锣鼓巷背后,有一个以节气命名房间的四合院酒店。这间3进院的酒店打破有别于一般四合院酒店,在保留了传统趣味的同时,更引入了新的设计理念及现代设施,同时重新设计的四合院的顶部,使其成为现在颇受人们欢迎的复式设计。步入,你会感受到真正老北京的生活底蕴,来自四合院静谧的布局。却没有老四合院的那种肃穆以及庄重。



然而它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越来越多的中式老宅都在这个迅速发展的城市里作出变化,以适应如今不同的生活方式及生活节奏。无论是中西方的文化的交融;各地文化差异的平衡等等,这里只是北京这座古老的城市开放与发展的一个缩影。



第四晚

新生


在慕田峪长城下的北沟村,曾经有一座经营不景气的琉璃瓦厂,土泥墙与石墙筑起的屋舍,木质毫无修饰的房梁,每当生火时,黑色的煤烟从9个烟囱中冒出,遍地的碎瓦片与垃圾。谁都没有料到,在萨洋夫妇多年的改造与经营下,连奥巴马夫妇访华时都曾经造访。



酒店里几乎随处可见的琉璃元素,房间里毫无修饰的裸露的红砖,曾经被烟熏黑的墙壁,仿佛一直强调着这里原来的身份。每一间房间都拥有可以直接饱览慕田峪长城景色的私人阳台,甚至你可以在沐浴时,欣赏属于你自己的景色。



无论是极具年代感的居民区,还是已经搬迁的工厂厂区,甚至是已经荒废的废墟,在北京这座城市,似乎总有方法让它们物尽所用,得到新生。



这些被保护的被开发的可能被破坏的或者接下来的新的地方这都是北京雕梁画栋天衢丹阙亦或是斑驳沧桑。燕京千年亦在梦中。



图片来源于网络

编辑:浩睿


金牌点评人征集


哪一家酒店让你对整座城市的印象都大有改观?

或者酒店本身就代表了这座城的某种特性?

欢迎通过评论留言的方式和我们分享。


每周我们会在评论区推选出2位金牌点评人

只要你连续一周有三次以上出现在评论区

就有机会获得来自《时尚旅游》的神秘礼物 。

对于我们每周挑选出来的金牌点评人都会记录在编辑的小本本上,

将优先参与线下试(吃、住、玩)的体验资格


请大家畅所欲言吧!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