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书桌上的她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7-01 04:26:0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923年是鲁迅沉默的一年。

1922年12月3日夜,鲁迅编订了自己前期最重要的成果——小说集《呐喊》,并作《<呐喊>自序》。1924年的2月7日,鲁迅开始了《彷徨》第一篇小说《祝福》的创作。而在这中间的1923年,除了不间断的日记和几封与友人的书信,很难找到鲁迅真正的小说创作。

《鲁迅日记》1923年7月3日篇“昙,与二弟至东安市场,又至东交民巷,又至山本照相馆,买云冈石窟佛像写真十四枚,又正定木佛像写真三枚,共泉六元八角。”

日记中正定佛像的一张,至今仍摆放在北京鲁迅故居的书桌上。这间书房不足10平米,除了这张7寸左右的黑白佛像照片,东墙上挂着一张3寸大小的藤野先生的照片,除此之外,这个房间再没有别的照片了。鲁迅从未到过正定,但对照片中的倒坐观音却尤为钟爱,并赞誉其为“东方美神”。



北京鲁迅故居书案上的陈设


这是个揪心的7月。在3日还一起去买佛像的二弟周作人,19日却亲自向鲁迅递来了绝交书。

《鲁迅日记》7月19日篇“上午启孟自持信来,后邀欲问之,不至。下午雨。”这对曾誓言永不分离的周氏兄弟至此失和,两人对此事在余生中都保持了缄默。

《鲁迅日记》7月26日篇“上午往砖塔胡同看屋。下午收拾书籍入箱。”鲁迅决心搬出和弟弟一起生活的家,此后大病一场。这场病前后持续了一个半月之久。鲁迅在砖塔胡同61号居住了9个月。这个简陋的住所,像是一个仓促的驿站,掩护鲁迅逃离与弟弟周作人共同生活四年的美好回忆。

1923年鲁迅迷样的沉默大概离不开这个灰色的7月。鲁迅也从这一时期开始了创作的新阶段。

鲁迅和周作人一起挑选这张倒坐观音像时聊到了什么?是否还伴随着兄弟间轻松的谈笑?都已不得而知。然而,购买这张照片的那个“昙”日,或许成为鲁迅笔墨中关于弟弟的最后的温煦回忆,这段回忆封印在东方美神迷样的微笑中,却永远的沉默。





1895年,北京王府井附近的霞公府街(今贵宾楼饭店后),山本照相馆开业。山本照相馆专拍人像,并一度为清朝王室服务。老板山本赞七郎1855年出生于日本冈山县,是一位热爱中国文化的日本摄影师,同时也是一个精明的商人。


鲁迅先生书桌上摆放的那张倒坐观音像,正是来自山本照相馆。与鲁迅的这张照片出自同一底板的倒坐观音像,与另外四张正定老照片,一同被收录于山本赞七郎编写的《震旦旧迹图汇》一书。这本书目前被收藏在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


摩尼殿倒坐观音



大悲阁壁塑普贤变


这组老照片拍摄于日本明治时期(1868年~1921年)。根据山本赞七郎在中国活动的情况,可以推断,这张倒坐观音拍摄于“庚子事变”之后,也就是1900年~1921 年之间。

山本赞七郎镜头下记录的宫墙、城门、人家和生活细节多已湮灭在历史的烟尘之中。这张倒坐观音却久弥新,仿佛定格了时间。一位用光影记录了近代中国的日本摄影师,也因为这张照片,与那位用笔记录了近代中国的著名先生产生了微妙联系。


转载自:物色doc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