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和平饭店,美好的过往不应只留存在回忆中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8 10:12:4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费雪对上海和平饭店一直有着一种憧憬,因为它见证了上海在20世纪初期那段浮华奢靡却又危机四伏的年代。彩绘玻璃、昏黄且纵深的长廊,以及鞋底碰撞在大理石地砖上发出的哒哒声,似乎每一个转身都能与历史上曾经故去的人与事相遇,充满了虚幻与现实的交错,亦是“十里洋场”留存于世最生动的场景。



与后期酒店面对大街的门脸不同,如今上海和平饭店的入口被安置在了人来人往的小道上。说是小道,其实也就是道路狭小了些;毕竟这里是外滩,曾经外国富商、洋行林立的地方,曾经不起眼的小巷在往昔或许便是某些绅士名媛日常往来的场所。只不过世事变迁,曾进需要“身份”才能进入的场所,如今却每日自由的迎接着世界各地的来客。


或许是因为在人们脑海中的印象过为深刻,即使在费尔蒙接手管理之后,客人们仍旧喜欢把这里称为“和平饭店”;而它硕大的绿色铜护套屋顶也依然如当年一般,是外滩最耀眼所在,也是初次前往外滩旅行者寻找黄浦江岸的指路利器。


即使灯光璀璨,在外滩仍能一眼便瞧见和平饭店的绿色尖顶


不过传奇之所以能延续,与它的缔造者也密不可分。和平饭店如今所在建筑的诞生,甚至是其前身,曾经列入上海滩豪华酒店之列的“华懋饭店”,都与20世纪初一个富可敌国的犹太家族有关,这个家族名叫沙逊Sassoon,以贸易发迹,鼎盛之时被誉为“东方罗斯柴尔德” 。


曾经富可敌国的沙逊家族


1926年,家族曾经一手缔造上海商业及房产帝国的 Victor Sassoon 邀请“公和洋行P&T Architects&Engineers Ltd”的建筑师为其在外滩修建了当时远东第一座摩天大楼,沙逊大厦,而这栋大楼便是如今上海和平饭店北楼亦是旅行者口中“和平饭店”的所在。


这栋外墙以花岗岩石块砌成的大楼楼高10层,属芝加哥学派哥特式建筑,最顶层在当时被用作 Victor Sassoon 的寓所;而其对街亦有一栋年代更久远,可追溯至1850年的旧式建筑,这里原址曾是传说中中央饭店所在,如今则是和平饭店南楼,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中心。


左图为30年代的上海和平饭店(北楼)

右图为20年代的上海和平饭店(南楼,今为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中心


作为当时上海富甲一方的沙逊家族产业,沙逊大厦从落成之日起便广受各方关注;而其位于大厦内的华懋饭店从硬件设施、装饰艺术品开始更是汇集了那个年代能得到的一切顶尖、奢华之物。譬如酒店在1929年开业之初就配备了当时属世界领先科技的空调系统,以及在欧洲酒店都尚未启用的室内电话。


1929年时期的酒店总台与8楼会客厅


而至于当年这个沙逊家族究竟多富有,从曾经为其公司雇员,且同样来自巴格达的犹太兄弟 Ellis & Elly Kadoorie就可窥之一二。因为这对同样远渡重洋来东方淘金的兄弟,在为沙逊家族工作几年之后便迅速累积了大笔财富,得以开创自己的贸易事业,以及如今地球上最古老的家族酒店品牌之一,“半岛酒店”。


从华懋饭店到和平饭店


费雪此次的上海和平饭店之行便是包裹在如上浪漫神秘的向往中。毕竟这里每个华丽的穹顶下,都隐藏着中国近现代史上早已载入史册的故事。不管是孙中山赴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招待宴会、蒋介石与宋美龄的订婚典礼;还是曾经周恩来总理的临时寓所,剥开幻想的迷雾,掩藏在辉煌美好背后的真实才是今人所需要寻求的真相。


和平饭店大堂层的历史走廊


推开铜质把手的旋转门,展现在费雪眼前的和平饭店早已是10年重修之后的全新样貌。这里走廊的右侧为check in接待处,其实按照如今豪华酒店的标准来看,这间接待处不仅不大而且甚为低调。此时正是周一下午,人少,因此办理入住手续也非常顺利。在拿到房号之后,接待处的工作人员指引费雪前往大堂右侧的电梯厅乘坐电梯。也正因为这短短几步,让我与曾经在官宣图中有过无数次照面的圆拱形穹顶有了第一次接触的机会。



这是一个身处其间最初只会感觉震撼的体验,记得在和平饭店前身华懋饭店开业时,Victor Sassoon曾经将代表了当时欧洲最华丽气韵的拉利克艺术玻璃用于装饰酒店,那些光影折射的线条、色彩也从侧面展示了曾经上海滩新兴的审美。


而在这来往旅客必定会驻足的穹顶下,彩色磨砂玻璃带来的年代感则与“装饰艺术风格”的线条一同呈现上海滩2、30年代风华绝代的身姿。



上海和平饭店之所以能够在外地游客特别是中年以上游客心中留下美好印象,最重要一点便是它依然维持着上海滩上的“老克勒”情怀,这一点从守在电梯间为游客服务的工作人员便可看出。略带上海口音的普通话,笔挺的西装、一丝不苟的领结,再加上发梢的银丝,让人轻易便联想起那些洋派的年代。


上海和平饭店每处穹顶与灯饰都浸淫了年代专属的繁华印象


不过,在到达入住楼层后,费雪遇到了此次上海之行最大的难题。


由于所在客房与水疗中心为同一楼层,从电梯间开始,各种指引客人前往水疗中心的标识、立板就占据了我的全部视野,让我一度怀疑自己跑错了楼层。好在经过一番寻觅和困惑后,终究是找到了客房,和平饭店之夜也最终拉开序幕。


客房层楼梯间布景同样带有上海滩中洋混搭感



与水疗在同一层的客房


似乎是为了贴合曾经上海租界、商户往来众多的特色。和平饭店的客房连大门都被设计成古早公寓的样貌。这里门上挂的银色装饰对门与对门之间各不相同,亦是上海地域代表,像费雪入住的这间便是“白玉兰”。



虽然选择的是最基础的费尔蒙房,但推门之后所处的空间依然能够让费雪惊喜。更衣室、双洗漱分离的卫生间以及主体以大地色系装饰的卧室形成了一种形似套房的格局,这种格局也是费雪最为喜欢的状态。



不过或许也是因为年代久远,客房内家具乃至硬件设施的保养均有缺失。譬如床头柜的抽屉就生涩到难以拉动,或许是滑轨有问题?


此外,客房包括卫生间内的接线板也因为日久年深的关系沾上了难以清洗的污渍;至于浴室最尴尬的一幕是在淋浴过程中看见了一只随心飞舞的黑色小虫。



至于另一种体验上的不便则出现在房卡与付款回执袋上。一般酒店都会在客人常用的这两件物品上标注酒店地址及前台联系方式,但和平饭店似乎忽略了这点,也因此导致我在急需得到酒店电话时还得上网查找。


存放账单的回执单纸袋,均没有酒店联系方式及地址,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酒店房卡与房卡套上


费雪这次选择上海和平饭店,其中最大的缘由便是冲着老年爵士乐团。这些最小年纪也有75岁的老爷爷们似乎是上海“老克勒”鲜活的缩影,而这间每晚准时上演年代爵士的酒吧就位于大堂层,因为声名在外,几乎每一位经过的客人都会在门口张望,或是问询下一场表演开始的时间。



如果通过电话预定这间酒吧的餐位大约是400元/人,但像费雪这样只身前往且是酒店住客的似乎就没这么多消费门槛,一杯鸡尾酒足以。



在门口,酒吧工作人员会问询你的房号,并会根据人数与当天酒吧内的上座率为客人选择爵士乐表演时的最佳观看角度。费雪那天运气非常好,周一晚间八点左右,酒吧内仍没有几位客人,让我可以自由选择任意观看位置。


作为英式乡村酒吧,上海和平饭店的爵士酒吧比想象中要狭小许多;在黢黑的空间里,这里每一张桌子上都点燃着肖似煤油灯造型的灯具,营造复古氛围。



每逢晚间,老年爵士乐团都会分场次上演数场不同的爵士乐表演。而当身着西装,系着红色领结的老爷爷们鱼贯而入时,等候在台下的听众也都专注了起来,因为表演即将开始。


从甜蜜蜜、夜上海到凤凰于飞,除了经典爵士乐,音色甜美的歌手也会在爵士乐团的伴奏下为客人吟唱许多上世纪耳熟能详的歌曲。不过费雪最爱的还是乐手老爷爷们在台上表演时的各种状态,譬如一直专心致志敲着鼓的老爷爷;还有虽然位于舞台中央,但依然很酷,全程不知是犯瞌睡了还是拉大提琴陶醉到闭眼的老爷爷,每一个人都鲜活的在乐曲背后展现着自己的状态。



特别是表演结束后,当衣冠楚楚的老爷爷们各自从舞台下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物品时就更有趣了。因为各种色彩的环保袋,完全就是平日上街买菜的专属,配上一丝不苟的西装,很生活也很现实。


从爵士酒吧出来大约已是晚间10点多,大堂花艺师们也开始准备布置明天中庭的花艺陈列。位于电梯间一侧的回廊此时依然点着昏暗的灯,偶有客人往返。这里如今陈列着上海和平饭店从诞生之日起的历史、在影画印像中辉煌的瞬间;还有曾经大厦主人Victor Sassoon与华懋饭店荣耀的时刻,以及历史上与这里息息相关的名人们。


这条长廊是了解上海和平饭店最便捷途径之一


而在穿越这漫长的历史长廊后,被封禁的门厅尽头便是昔日沙逊大厦也是华懋饭店面对黄浦江的入口。这里左右两侧的玻璃柜里陈列着上世纪生活的器具,香水瓶、皮包;幽暗、寂静,与门厅外熙熙攘攘的繁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过这或许便是老酒店的魅力,有可以克服的遗憾,也有别处艳羡不来的历史与魅力。


PS:最近一直在研读南京颐和扬子饭店的史料,这间同样建成于上世纪初期的法式乡村古堡式建筑又藏着哪些独特的南京味呢,最近一段时间费雪便会推出。


上海费尔蒙和平饭店

add:上海黄浦区南京东路20号 ,近中山东一路

tel:021 63216888 


内容原创,转载请联系

Choose your love

Love your choice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