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专访丨霍英东之子霍震寰:香港确实慢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06 08:07:5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霍震寰透露:“有一次参加博鳌论坛回来后,我就跟特首在飞机上聊,我们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应该争取把亚投行争取过来。但是特首说,现在香港这样,中央怎么敢给你。”


本报特派两会记者 周远征 北京报道


从北京饭店贵宾楼三楼的大堂吧望出去,灰蒙蒙的天让人有些感到压抑。


转到扶梯旁,远远地看见霍英东集团行政总裁霍震寰提着沉甸甸的背包往这里走来。“这两天北京的雾霾比较重吧?”霍震寰与记者见面后谈着天气。这场漫长的会议中,深切感受了雾霾的记者回应道:“还好啦,这两天虽然是重度污染,但是比往年还好些,风要能吹一下就好了。”


3月14日下午,参加完香港代表团全体会议后,全国人大代表、霍英东集团行政总裁霍震寰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的独家专访。霍震寰是已故香港商界领袖霍英东的二儿子,作为霍英东先生在世时着力培养的企业运营者,他曾长期陪着霍英东先生在内地投资项目上奔走。


霍震寰


20世纪70年代末,改革刚刚萌芽,一直倡导“爱国爱港”的霍英东先生断然决定在广东进行了包括中山温泉宾馆的一系列投资。广东的改革,也时时牵动着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的心。“向前走,不走回头路!”霍震寰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父亲曾经向我回忆,邓小平先生一天早上在中山温泉宾馆后边的罗三妹山爬山时说下了这句话。”


这一年是1984年,彼时的霍震寰已经在协助霍英东先生管理企业11年了。曾经梦想成为一名科学家的霍震寰,1973年于加拿大获得工商硕士学位后,父亲却带着他一路在商界奔跑。霍英东先生逝世后,霍震寰又领导着霍英东集团继续前行。


不走回头路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1972年,中美乒乓外交让这一口号响彻全国。农业继续学大寨,工业继续学大庆,各地的墙上大大地书写着“砍掉资本主义的尾巴”。


那些日子里,霍英东先生就经常到内地去。然而,回来后总有些焦虑。霍震寰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70年代初,父亲就经常到内地去,父亲总是回来后很忧虑,跟我讲,工厂没有做事的,农村没有做事的,这样子下去国家要破产啊!”


1978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终于响彻神州。变革正在发生,霍英东先生也更频繁地前往内地,喜悦的心情感染到了霍震寰。他说:“父亲跟我说,我们这个国家有翻身的希望了!”此时,香港有丰富的市场经济土壤,也有众多的投资机会。受“左”的思想影响太久的内地,万物尚在萌芽。


“我们当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大家真的是摸着石头过河!”霍震寰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这个时候中山发现了一个温泉,父亲得知后觉得可以搞旅游。”面对商机,摆在霍家父子面前的依然是难题,没有谁知道该怎么搞,地方政府不知道,他们也不知道。霍震寰说:“这个酒店该怎么盖,盖好之后怎么运营,比如200个房间,港资一半,国资一半,但是最后这样怎么管啊?”面对管理的问题,双方进行了艰难的谈判,最终不断地磨合后,还是由霍英东集团进行酒店的全面管理和运营。而在这个过程中,霍英东还通过发奖金的方式激励了修建酒店的工程人员,大大提高了效率。霍震寰说:“当时的说法,干也是36块,不干也是36块,大家都不愿意干活,通过激励一下子就调动了积极性。”


由邓小平题字的酒店建好后,这里也吸引着北京的关注,关注着广东改革开放进展的中央领导人也常常前往这里。1984年,改革在全国达成共识的一年,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关于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这一年,邓小平来到了中山温泉酒店。兴致颇高的邓小平每天吃过早餐后,就会“晨练”登山。1964年,霍英东与邓小平相识于北京。20年时间里,邓小平与霍英东已经颇为熟悉。每天邓小平登山之时,霍英东也会陪同。一天,邓小平面对随从人员的劝阻返回酒店,断然说:“向前走,不走回头路。”


这句话,迅速成为当时改革的最强音。这一年,改革开放从农村全面燃烧到城市,广州、青岛等14个沿海城市成为了新一轮开放城市。改革,已经不可阻遏!


父亲是个辛苦命


“父亲是个辛苦命!”霍震寰说这话的时候,也拉了拉灰黑色的夹克说:“父亲的穿着很普通,可能比普通人还要简单,他除了工作之外,就是喜欢运动,我们要去吃夜宵或者娱乐,都会被他批评。”


霍震寰谈及此时,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嘴角也泛着笑,他说:“父亲经常骂我们,说你们去外面吃饭,东西又对身体不好,还浪费时间,有时间就应该运动。”


中山温泉酒店开发之后,霍英东先生面对彼时广东落后的交通问题,又展开了思考。霍震寰说:“那时候广东交通很差,到处都是泥泞路,父亲也捐资修建了桥梁等,但是父亲觉得捐资的方式没法迅速改变广东交通的面貌。”


经过一番思考,霍英东先生决定在广珠公路上进行大动作。1981年,他和澳门著名商人何贤等人倡议,建设广珠公路上4座大桥。霍英东、何贤用捐赠和低息贷款6000万元的办法,发动建设广珠公路上的4座大桥。1984年4座大桥全部通车,广州至珠海的时间比原来缩短了一半以上。霍震寰笑呵呵地说:“修好之后,广东当地看到居然可以修路挣钱,原来都是养护花钱,投资修路的氛围一下子就起来了。”2003年,霍英东先生80岁生日,时任中央驻港联络办主任高祀仁盛赞霍英东先生为国家所做的贡献时说:“筹集资金、建桥、收费而后还贷的运作机制,沿用至今。内地桥梁及高速公路的加快建设,与霍先生的创意是分不开的。”


敢为天下先,正是霍英东先生在内地投资的真实写照。修建中国第一座高尔夫球场,45节速度的高速艇引入虎门轮渡缩短广东与其他城市的距离,都是霍英东先生那时做出的一系列举措。霍震寰说:“修建高尔夫球场时争议也很大,但是父亲认为如果不行就作为公园捐赠给政府,而且在修建的过程中也注意不占用耕地,利用山地。”虎门轮渡建设的过程中,霍英东先生亲自研究资料,认为珠江主航道水深,完全可以发展水上交通。霍震寰说:“最初虎门轮渡用船准备用35节的,到香港要1个半小时,但是父亲专门向澳大利亚订购45节的,可以缩短15分钟,而且在轮渡开通后明确规定,即使他登船迟到了都不准等,一定要保证时间。”


1987年,霍英东先生决定投资建设南沙。彼时的南沙,因为石矿场等原因,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破碎山河!”霍震寰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南沙那时到处是石头山,到处是坑,所以我们开玩笑说那里就是破碎山河。”回忆那段历史,霍英东先生也曾经颇为感概。霍震寰也提及遇到了种种老虎时,说那时也遇到了“电老虎”。


霍震寰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父亲就是喜欢挑战,他就是有兴趣去挑战这些困难。”刚刚宣布退休,与霍英东同一时代的商界领袖李嘉诚,也曾经说过:“人要在工作中发现人生,生活就乐趣无穷。”而今,这些有着狮子山精神、白手起家的那一代香港商界领袖,有的离开人世,有的退休了。


香港依托国家发展


“香港确实慢了!”


今年3月14日,霍震寰与《中国经营报》记者谈及大湾区下,香港的机遇与挑战时有些感慨:“深圳超过了香港,广州也很快要超过香港了,我们GDP增长率慢很多,相比新加坡也慢,香港的精神到哪里去了,我们还是各种干扰太多了。”


1980年香港GDP总量已经达到467亿元人民币,而深圳还仅仅有3亿元,甚至达不到香港的一个零头。然而,随着深圳在中国改革开放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深圳“拓荒牛”在改革开放中不断创新,2017年深圳GDP总量超过了香港。


霍震寰说:“东南亚的国家其实很羡慕香港,因为香港背靠大陆,什么都帮你,但是我们很多事情没有做好。”他透露:“有一次参加博鳌论坛回来后,我就跟特首在飞机上聊,我们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应该争取把亚投行争取过来。但是特首说,现在香港这样,中央怎么敢给你。”


霍震寰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大湾区发展中,香港还是应该加大现代服务业与内地制造业的联系,大家一起联动,发挥出更大的作用。他说,包括在南沙,可以在码头空余的区域进行尝试引入医疗业等,大湾区要发展就应该大胆改革,先行先试。


近年来,一些香港商界大佬纷纷加大了在欧洲等地的投资。对于这样的举措,霍震寰认为还是应该客观看待。他说:“香港地区小,有到国外投资的习惯,包括‘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有投资。比如李嘉诚先生,他到底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他做生意是没有国界的,他看回报是十年、二十年或者三十年,当时欧洲情况很差,银行坏账多,可以用比较便宜的价格进行购买。”霍震寰表示,香港经历很多风波,经济做了很多过山车,能够活下来的企业都经历了很多风险,做生意要保守一些、稳一些,不像海航这样的内地企业拼命扩张,借大量的钱。他坦言,香港地方小,如果不稳,企业破产了,不但钱没有了,命可能都没有了。


霍英东先生逝世之后,霍震寰带领着霍英东集团也继续在广东南沙等地进行着投资。稳健发展的霍英东集团为何一直不上市?霍震寰也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坦言:其实我们也是小企业,父亲当年也觉得责任很重,所以希望将来由更下一代来完成,我们也参与了一些上市公司。他明确说:“暂时我们不会直接上市。”


时间已经过了6点,原约定半小时的采访,已经延长到一小时,霍震寰依然谈兴正浓。临走之时,霍震寰掏出手机说:“我们合个影吧,好记住你的模样。”而在他的手机微信里,《中国经营报》记者也看到了一些著名经济学家的微信号,他说:“他们经常给我发一些经济信息,你有什么也可以发过来。”


霍英东先生离开之后,霍震寰率领着霍英东集团经历种种挑战后,依然需要不断努力去突破。


(编辑:孟庆伟 校对:颜京宁)





推荐阅读

点击大图 | 有钱人的快乐你根本想象不到


推荐阅读

点击大图 | 真假难辨!莆田假货已成产业链,耐克败在哪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