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师承大自然,曾是周杰伦婚礼花艺顾问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3-13 14:08:1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拜见师父大人 

我们用十二种燃炸的手艺,十二段师徒传奇,来诠释逐渐被淡忘的传统师徒关系。今天呈现的是第三种关系—《师承自然的花艺美学家》:从自然学来一切,再把一切教给学生,这是台湾花艺大师凌宗湧的花艺哲学......


总第038




“如果花艺是从模仿开始,

那么何必模仿老师,

为什么不模仿大自然呢?”


如果说凌宗湧是全台湾最懂“在地之美”的人,恐怕鲜少有人反对。今年33岁的凌宗湧,是各大明星、名媛婚礼现场的花艺定制顾问,甚至台湾政商名流也都是他的客户。


 左右滑动点击图片 


周杰伦、张震、Selina、孙芸芸母亲何念慈、郭台铭的儿子、旺旺集团总裁的女儿……..


从送花小弟一步一步走到今天,11年前的凌宗湧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和友人合伙成立的“CN Flower”成了大家心目中“与众不同的花店”。



从敦化南路小巷的店面,做到LV、Cartier、Hermes、Chritain Dior秀场,再到台北圆山大饭店、杭州富春山居,他一直秉持着同一个信念——

“花草没有贵贱之分,
就像人没有高低区别一样。
顺势而为,就地取材,
自然就是最好的老师。


这样的信念,也是他传授给徒弟们最珍贵的人生哲理。


一个留着络腮胡的老爷们儿,却每天与花花草草为伍。心思细腻,心灵手巧,拥有一双“会和花说话”的手,凌宗湧在台湾被称为“最受高端设计品牌和名流婚宴欢迎的花艺设计师”。


不管是奢牌高定还是明星梦幻婚礼,他都坚持使用当季地道花材,甚至野花小草来制造梦境。


咋听上去,是不是很酷?



Hermes、LV、Dior品牌御用花艺设计师 

杭州富春山居、上海柏悦、台北W Hotel

等五星级酒店花艺设计

周杰伦、张震婚礼现场花艺定制


Miss Dior与 CNFlower

携手打造了“2016情人节限定款 Miss Dior香氛花礼”


杭州.富春山居


看起来像是很高端上档次的一门技艺,接触的人也都是非富即贵。但半路出师的凌宗湧其实学历并不高。机械专业出身,成绩单上除了美术,其他成绩都不及格。1998年,退伍之后,凌宗勇一心想要从事跟美相关的行业,于是他去到花店当送花小弟,这一去,改变了自己整个人生的轨迹。



早上替人送花到酒店去给喜欢的女孩,也许是因为仰慕者众多,所以女孩子脸上会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中午替老公送花去老婆办公室,一大束娇艳花朵引来办公室所有人的羡慕;


晚上接到订单,是送花给殡仪馆的往生者。


他发现,花艺竟然与人的一生都有着关联。



用凌宗湧自己的话来说,是:“怎么可以是人从出生到最后一天,都在借由花在传递感情?我就觉得这个行业好酷。”


回到家之后,凌宗湧做出了决定。“这个行业,我要做了。”


22岁那年,他决定了这辈子想要从事的职业。3年时间,他从送花小弟、助理一路干到花艺设计师,25岁,他和朋友一起开了自己的花店“CN Flower”。



但花艺店生意蒸蒸日上的时候,凌宗湧却感觉越来越迷茫。后来,他跑到法国,看见那里的人们对花的态度,他终于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太过于纠结造型,反而失去了造型。


“过去,我对花艺的理解太狭隘了,太纠结于刁钻的造型和昂贵的花材。”


在法国,人们不会在意花卉的种类和价格,即便售卖的是没有来历的野花,只要入眼,他们也会买回去装饰自己的居室。这种对自然怀有崇敬之情的审美观深深地震撼到了凌宗湧,一直影响至今。



“每次听到别人说,这里产的花比较贵,那里比较便宜,我就觉得很好笑。你一直在标榜这个很名贵,但当你到了那个产地你就会发现,其实根本不用钱。”


在凌宗湧心中,开花店和当送花小弟有一样的初衷——借由花传递感情。传统花店大多要基于商业考量和市场需求,讲求花哨的噱头和繁琐的包装。但究竟谁才是主角?


是花。


“花没有那么复杂,复杂的是人。花就是花,不用加小熊和巧克力。”用来传递感情的是花本身,而不是其他人为附加上去的东西。



就像“CN Flower”的意义——Clear-Nule,克丽比努尔,一个新疆女孩儿的名字,寓意“温暖的太阳”。


从法国回来后,“顺应自然”成了凌宗湧的工作状态。他不再只是一个花艺师,而是往就地取材、“和自然融洽沟通”这个更高的方向追求。


“我们从前欣赏的花艺都是从市场上买来的。你永远都是近距离看见这些被整齐摆放的花材,它不是从土地里生长出来的。”


你说你是个爱花之人,可你爱的花都是被别人包装过的,是规格品,真实的大自然你感受过吗?



每年,凌宗湧都会带着徒弟来一次“跟着花开去旅行”。


他借着一盆盆花草,将自然教给自己的花艺和感悟,倾囊传授给他们。


“跟着花开去旅行”已经走到第七次,这次我们和凌宗湧团队一起去到阳朔,见证糖舍阿丽拉在花艺创作中的“重生”。


在不同季节寻找更多层次的美,激发徒弟心目中对自然的感悟,是凌宗湧创办花开旅行的初衷。


久积三郎


来中国旅居四十年的久积三郎,已经跟着参加过好几次花开旅行。原本是支持太太的兴趣爱好,所以从一开始,久积三郎并不理解人们对凌宗湧的崇拜之情。


“一个老爷们儿,带着一帮老娘们儿去摘花摘草。我本来植物过敏,看见花就流眼泪,根本没打算跟花有任何接触。”


后来他陪太太一起跟着凌宗湧去杭州富春山居、法国南部。也就是在法国,看到的大家对自然、对花的认知,完全不是普通人买了朵玫瑰花,插在花瓶里欣赏一下那么简单,于是久积三郎决定,不管凌宗湧去到哪里,自己都会放下手头的一切工作,跟着他走。


 

在法国,他们去葡萄园,凌宗湧告诉徒弟不要去剪可以结葡萄的枝,只要一些藤蔓;


这次去到阳朔,12月的阳朔已经没有花朵,只剩一片绿色的竹子。于是他带着徒弟上山砍竹,告诉他们,不要砍你认为最美的那根,把它留给后面的人,留给未来那片未知的生机。


与自然共情,顺应天道。



听上去,是不是觉得很深奥,甚至很装?


但这就是凌宗湧的花艺哲学。


有一次,凌宗湧在德国的花艺老师来台湾,从机场去酒店的高速公路上,第一次来亚洲的花艺老师看到一片绿油油的稻田,他觉得这片充满生机的稻田很美,但凌宗湧却不以为然。



生活中随处可见的水稻,有什么好拍的?

而老师却反问他:“你去欧洲看到整片薰衣草,你觉得漂亮吗?”

“当然漂亮。”

“那就对了,我看到稻田这么绿,当然觉得漂亮。”



这句话在当下非常直接地打击到了凌宗湧。他开始反思,美难道是因为你看见别人有而你没有,才会觉得美吗?外国人看着东方的美,而我们自己却看不见。从那时起,他开始真心思考,一个做花艺讲求美的人,难道就真的对眼前的美视而不见?


显然不是。


凌宗湧把这些告诉给徒弟,引导他们发现身边自然最真实的美,不人云亦人,自己也从不规定他们做什么选择,而是鼓励他们创造出自己心中认为美的作品。每个人对美的定义都不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把它呈现出来。


这次一起去阳朔的,还有新锐设计师莎莉,自第一次花开旅行开始便跟在凌宗湧左右。看完莎莉的作品,凌宗湧给她打了一百分。得到老师的认可,莎莉相当高兴,而凌宗湧接下来的话,给了她很大的启发。


莎莉和她的作品


“当你极力想做到第一名,想做到最美的时候,你很难再发现别人的美。”

当我们的人生一直处于混沌和我执的状态,去拼命想要追求些什么的时候,他便会教你,收。



收起膨胀的野心,收起想要赢的欲望,不去错过身边真正的美。既是花艺,也是人生。所以他给每一个学生的作品都打一百分,不去争输赢,不以狭隘的标准来评判自然。


“我做的从来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花艺作品。我只是选对了材料,真实地看见了自己美的那一面。不需要去模仿别人,把真实的自己表达出去,就是全世界独一无二。”



于是,他在杭州富春山居,用山居内的花材装点。

春天就用迎春花,秋天便是金橘。

季节时令在改变,那么他就让当下最真实的大自然,走进东方的天圆地方,

具有生命力,没有风格线。



冰天雪地的哈尔滨,看不到任何花草植物。

他于是用被雪压断的松树枝,和刨开雪看到的苔藓;

而这次在阳朔,他则带领徒弟,

用漫山遍野都有的竹子,给糖舍搭出一片生机勃勃的大自然。



跳脱技法的束缚,没有规则,接受自然给予的好与不好,也从不用自己心中的审美去否定。


花朵长歪了,没关系。竹子塌了,没关系。


“不像日本人那样,几点几分,花要从几公分开始铰,他什么都没有,但只要植物在他手里,他可以把它变成最美的状态。”久积三郎说。



但没有东西可以永恒,花艺也一样。凌宗湧深知这个道理。欣然接受植物宿败的命运,它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当下那个最自然,最美的样子。


就像这一次的糖舍,每次作品最后会呈现出什么状态,凌宗湧也无法预知。他要做的,从来都不是完美的装饰或者器物,在惊艳片刻之后被放置在某个角落无人问津。


感受完真实的自然之后,凌宗湧更希望徒弟能走入当地,在热闹与琐碎里去感受生活的烟火气。因为,他所期盼的是制造自然与生活相遇瞬间的融洽。



当把搬进大自然的糖舍焕然一新地出现在大家眼前时,除了惊叹和感慨,更多的就是感动。“跟着花开去旅行,已经不是所谓的学花艺这件事情了,而是要他们去看到自己内心认为的美。”



凌宗湧和徒弟的关系,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平等”。


“在我心中,师和徒没有存在的地位,
两者相互平等,只是角色互换的问题。”


“我在私下的时候,这些徒弟也是我的老师。他们也可以教我,跟我分享。或许在花艺上我是老师,但在中国更多文化的领域,他们的认识也不会比我少。”



即使是拥有了老师的身份,凌宗湧也绝对不会“凌驾”任何人之上。


所以他不怕把想说的全都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一切并不代表完美。凌宗湧反而希望,当自己分享完所有经验之后,徒弟反馈给他更多的,是作为老师的他,在这件事情上的不足。



“我跟同学在相处的过程里面,他们不会真的只是用所谓尊师重道的方式来和我交流。我希望的是,他们在离开这个课程之后,可以有自己的自信。”


越来越喜欢走到山林里,透过双眼去感受自然的凌宗湧发现,自然与师父、徒弟的关系,在自己这里显得如此微妙。


“如果我跟大自然学习,那是不是你也会跟着我一起走进大自然,那就变成我们一起跟大自然学习。”



他让徒弟把自己想象成某种植物,于是很多人开始思考,我到底是哪种花?大多数人都把自己形容成象征美丽,坚强或者富贵的水仙和牡丹。但凌宗湧却对一位同学说:“你好像小草。”


这是什么评价?大家都觉得自己是花,凭什么我就是草?


“这不是鄙视你,你以为牡丹想要绽放就绽放,但你有看过它凋谢时的惨状吗?在自然界,大家都是花草,没有贫贱高低之分。”


小草的韧性永远超越牡丹,它可以让所有人都躺在自己身上,享受阳光,感受雨露,但牡丹能吗?牡丹永远只能在一旁,被人呵护着。


大自然的平等,在于它赋予每株花朵,每颗小草同样的生命,只是特征的不同。没有美丑之分,高低之别,就像人一样。



凌宗湧的生活就像他的为人一样,真实而平静。太太Ivy是一名摄影师,在凌宗湧发挥灵感创造花艺时,太太就在一旁拿着摄影机认真拍照。用太太的话来形容凌宗湧,是:“他很真实,并且有把梦实现的巨大能量。”


凌宗湧和儿子


结婚以后,他们在台湾九份山城买了一栋30多年历史的老房,房子有一个随意的名字,叫“数树”。



因为买下这座房子时,凌宗湧的儿子正在学习数数,而这漫山遍野的绿色,正是数树的好地方。


就像自然在冥冥之中安排下的命运,他融入了自然,接受了自然给这个房子的名字。



很多人对凌宗湧的定位都在名媛明星婚礼现场的花艺定制,和高端秀场的花艺顾问。


看上去站在高不可攀的距离上,但在凌宗湧心中,花艺更是一项大众的选择。



去年,台湾街头出现了一辆“森林公车”,

它穿梭在大街小巷,一瞬间,仿佛带人去到宫崎骏的龙猫世界。

这座203路公交车,便是由凌宗湧主导创作的作品。

天堂鸟、香蕉花、左手香、马鞭草、台湾藜....

这些材料全都是台湾最常见的花卉。



这就是凌宗湧想要传递给人们的信息——


美不等于名贵,很多时候,美就在身边。


从自然中汲取养分,再毫无保留传给下一代,凌宗湧的理想就和生活一样简单。


“不去自以为是地改变自然,成就我心中所谓的美学状态。顺势而为,自然而然,不在意成败。


这也是他教给徒弟的人生哲理。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互联网资源,拍摄者看到请联系我们索要稿费。)






《了不起的匠人》第三季继第二季之后,再度使命归来。


第一季我们专注手作技艺,在隔绝所有西方带来的机械发展之后,在快社会里强调独属于东方人的慢节奏。第二季我们注重东方美学,用唤醒东方美的方式来强调东方自信。


本季我们以“师徒”为题,将镜头对准12对亚洲顶尖手工艺人的至臻作品与独特的手工传承关系,在他们的师徒江湖里,记录师父教授的为人处世哲学以及他们的故事与传奇。


 左右滑动点击图片查看1-3集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师承自然的花艺美学家》完整视频

↓↓↓↓↓↓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