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出门擦亮眼睛!揭北京站、北京西站附近暗藏的四种陷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6:31:2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新京报记者昨日探访北京站、北京西站,通过和一些不法人员的近距离接触,去揭露“猫腻”背后的真相。


全文4690字,阅读约需7.5分钟


4月25日,北京西站的住宿揽客人员。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一篇“北京西站骗局众生相”的网文刷爆网络,一场车站被骗的经历,引来成千上万人的关注,很多人产生共鸣:早该曝光了。


然而,在火车站广场上,乘客与时间竞赛,未必等得了办案的合理程序;广场上的执法人员,夜以继日巡逻,却永远打击不完隐匿在人群中的骗子。


在时间的压迫下,骗子瞄准慌乱的乘客,在他们眼中,火车站就是一片肥沃的土壤。


“两三百元,骗了就骗了”,乘客的维权一次次陷入一场尴尬的“罗生门”,一篇热门网帖,触动了所有出入过北京西站的乘客。作为北京的窗口,北京西站,这一次真的能作出改变吗?(更多新闻,请关注新京报微信公号:bjnews_xjb)



━━━━━

镜头一:“突然袭来的陷阱”


北京西站,从地铁口一出来,就直接检票进火车站候车。


像此前很多次坐高铁一样,在京上班的黑龙江人李平(化名),去年10月1日回老家,计划按上述路径进站。


刚出地铁站,三四名穿着制服、带着工作证人员,走过来拦住她,并查看火车票。


“一开始我以为这些人是车站疏导人员,帮忙指路的。”李平回忆,当时,这些人表示,通往高铁的站台已经关门,需要交四五十元钱才能带进去。


她没有相信,去询问车站工作人员后发现,此前的人都是“骗子”。


然而,很多人遇到“突然袭来的陷阱”时,并不能像李平这样,及时发现,避免被骗。


同一天18时许,北京某高校的学生张丽(化名),回老家兰州。当时她是大一新生,对北京西站并不熟悉,也不知道在哪里取票。


出地铁站上电梯后,张丽看到四五名穿着整齐、佩戴工作证且标有姓名的男性,就向对方询问。


“他们得知我去兰州,就说,长途啊,你怎么现在才来?当时距发车还剩一个小时,我很紧张,毕竟买到票不容易,不想错过。”张丽说。


这些“工作人员”告诉她,交400元,就可以开一条快速通道,钱会在她到站后一号窗口返还。


张丽只有200元,“我当时挺着急,就让别人转够钱,通过微信转给他们。后来,另一人带我上了电梯,几分钟就到了取票的地方”。


候车时,与家人通了话,并在网上搜索后,张丽发现被骗。但急着回家,想着就当“花钱买了个教训”,她选择沉默。


昨日,北京西站北2出口处,电子显示屏不停地播放提醒公告。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飞


━━━━━

镜头二:即将发车的时刻


因为赶时间,张倩(化名)在北京西站着了“假工作人员”的道。


她是广西一名高三学生,在北京学习美术,去年11月29日,集训结束后返回广西。


张倩清楚地记得,当晚9时10分许,从西站地铁口出来,右侧就是自动取票机。突然,两名穿青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拦住她。


“对方好像知道我要去哪儿,说火车就要开了,还伸出手里的表指给我看,我立马就蒙住了。”她回忆,当时列车还有50分钟就要发车,但对方告诉自己,自助售票机在维修,无法取票。


看到张倩惊慌了,“工作人员”随即表示,微信转账600元,可以帮忙快速取票,随后网络会退款,到时候再还她。


微信里没钱的张倩,立马叫家人转钱过来。在此期间,一人把她引开,让她在远处一处建筑外等候,另一人拿她的身份证办理取票。很快,对方还给她火车票和身份证。


到候车厅等车时,张倩冷静下来,才意识到被骗了。她说,事后回想,这些人都是多人合作,有的主动服务,有的售后处理。他们都穿着工作服,在取票门口外晃荡。为什么巡查人员,对他们视而不见呢?


北京西站北广场,执勤民警和站内工作人员在巡视。



━━━━━

镜头三:报案还是不报?


遇到骗子后,眼看离发车时间越来越近,燕俊担心报案流程繁琐,怕赶不上高铁,犹豫要不要报案。


这是3月14日7:43,距发车时间不足50分钟。


西站执勤人员张旭(化名)告诉她,从南广场前往北广场派出所,需10分钟,如果报案就赶不车,但还是鼓励她报案处理。


考虑了下午的工作行程,燕俊将车票改签为10:00出发,并到派出所报案。


找执勤人员帮忙抓骗子后,燕俊又二次报案。最终,骗子逃脱,又担心赶不上车,她没有再去录口供。“很遗憾没抓住骗子,这或许让其他旅客又受骗了。”


像燕俊一样选择报案的,是少数。大多数旅客,因被骗金额不多,着急赶车,加上抓骗子取证难等,往往选择“忍气吞声”。


学生张洁(化名)称,4月9日早6:20,自己到达西站,准备乘坐7:08的火车,却在上二楼环形楼梯时,被三人拦住。“对方说,二楼不让走,得交305元办理退票。之后可以到窗口退还300元,剩下5元为手续费”。(更多新闻,请关注新京报微信公号:bjnews_xjb)


所乘火车还有半个多小时就要发车,加上当时二楼候车旅客不多,她没多想,便用微信扫码支付305元。


之后,一名“保安”称带她去进站口。刚要走时,这名保安顺着楼梯直接下楼,一溜烟就不见了。“我当时还疑惑,窗口不就在前面吗,他为什么要下楼?”


把情况向附近站岗的工作人员说明后,张洁得知被骗。“我当时更蒙了,那三个骗子距工作人员不过100米,居然如此明目张胆。”


面对“骗子早已不见”没有证据、列车15分钟后将开着急返校,她没有时间留下来协助调查。“我又急又气,无奈之下,只好赶回车站二楼尽快进站。”



━━━━━

镜头四:执法的“罗生门”


北京西站旅客到发人次居全国铁路系统之首。目前,该站日均上下车旅客人数超30万人次,高峰期,这一数字将达50万。


据千龙网报道,在北京西站尤其是早7时,站内售票窗口还未上班前,就会出现一些穿着与铁路工作人员相似的人,在旅客中穿梭游走,并不时搭讪。他们通常利用旅客急切赶车的心态,以各种理由行骗。


乘客郭女士回忆,去年冬天,自己早上6点多到达西站,一位穿制服的女性询问发车时间。得知7时许发车,对方告诉她,自动售票大厅7点才开门,来不及取票。最终,她被骗交了800元保险费。“那个时间安保人员较少,但车站24小时运营,还希望全方面加强管理。”她说。


自助取票机旁值班的安检员说,骗子团伙诈骗方式很多,旅客一不小心就会受骗。团伙打扮跟普通旅客无异,有的还背着包,很难辨认。他们不时跟旅客搭讪,伺机诈骗。


而被骗旅客中,大多是赶时间,骗子借此上前搭话,提供“帮助”,有些旅客防备心不强,就会上当。


售票处另一名安检员提到,车站骗子横行多年,管理起来也难。为了防范骗子,车站设置了不少提醒措施,除巡视人员,每个售票厅还配有警察。“北京西站人流量大,骗子太多,且行为隐秘,很难抓到现行。”他直言,即便抓到,但涉及的金额不多,处罚轻,甚至有骗子被抓后拿出病历,以生病为由脱身。


北京西站党委书记宋建国介绍,自2016年12月以来,共抓获各类治安违法人员105名,刑事拘留违法嫌疑人62名。但北京西站人员相对密集,且涉及多个部门,管理上相互交叉,此外,“骗子团伙”在外观上与普通乘客难以区分,在没有“抓现行”情况下,很难打击。


除了骗子难抓,旅客不配合调查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上述安检员称,有旅客买不到票,找票贩子买,被抓现行后却不配合调查,称自己是自愿。“本来能处理的案子,只好作罢”。



━━━━━

火车站附近暗藏四大陷阱


1、“黄牛”卖半途车票“坑”乘客

地点:北京站售票厅


“你想去哪里,加点钱,我帮你买火车票”,在北京站售票厅前,一些手里举着牌子为长途客车揽客的人,在被旅客拒绝后亮明自己“黄牛”的身份。


记者向其中一名女子表示,想要购买当天从北京到合肥的T63次列车。该女子找来一名蓝衣中年男子,对方称:“你买不到票,我能买,多加200块钱就行。”


蓝衣男子将记者带到售票厅西侧的快餐店里,并警告称“别瞎跑,旁边有便衣”,然后带着记者的身份证和购票款离开。


约10分钟后,该男子回到快餐店,交还身份证的同时,递上了一张25日的从北京站到天津西站的T63硬卧车票,找记者要200块钱“订票费”。记者指出要购买到合肥的车票,不是天津的,该男子表示只要上车补差价即可。


对于记者提出开具报销票据的要求,蓝衣男子提供了三张面值共计200元的北京铁路局退票费报销凭证。“我在这干了三十多年了,每天都在这里,你下次有事还能来找我”,蓝衣男子道别时称,不能留下自己的电话,这是“道上的规矩”。


[真相揭露]


新京报记者以市民身份向北京站派出所说明情况后,一名便衣民警请记者帮忙去寻找倒票者,“那些票贩子都认识我们了,我们一出去,他们就藏起来,我们抓不到现行,也不好执法”。


民警很快找到蓝衣男子并将其控制。“如果上车以后再补差价,很可能只有站票了,很多人都被骗了”,警方介绍,贸然将身份证和钱交给“黄牛”,也是很危险的事。



2、“驻站”卖发票 暗售“仿真票”

地点:北京西站东侧天桥


“发票!发票!”


昨日下午2时许,在北京西站东侧天桥西斯隆商场入口处,至少有两名中年女子手持扩音器,在熙攘的人流中高声叫卖发票。


“小伙子,还要发票啊!”新京报记者走近一位坐在简易马扎上的中年女子时,该女子马上上前搭讪。这名女子介绍,她这里不仅可以买到住宿类、食品类、礼品类的增值税发票,连打车票也可以买到。


说着,女子打开身上的挎包,从一摞牛皮纸信封中拿出一个信封,随后又从信封中抽出一张增值税发票。记者注意到,这张当天开具、金额为798元的发票,开票方为一家快捷酒店。


记者又提出是否可以买打车票,女子又打开包中的另一个口袋,内有好几摞用皮筋捆好的打车发票:“如果需要特定时间段的发票,比如只要4月份的,可以回去帮你找。”谈及价格时,该女子介绍,增值税发票一般是10个点,即票面金额的10%。


[真相揭露]


记者以太贵为由拒绝准备离开时,叫卖发票的女子马上表示,如果嫌贵还可以购买价格只有一半的“仿真票”,这种“仿真票”也可以扫二维码,“但是不能联网查”。该女子掏出一张手写着电话号码的小卡片,称如果长期购买的话,价格还可以优惠。


新京报记者咨询法律人士了解到,使用假发票的单位和个人一经发现,要追究责任。工作人员为侵吞国家财产,购买假发票报销,将构成贪污等职务犯罪。



3、揽客住宿 速8快捷酒店“变脸”

地点:北京西站北广场


昨日下午,北京西站北广场熙熙攘攘,人群中有一些人,不时地对过往的乘客进行询问,“要不要住宿啊?五分钟车程,专车接送。”


在北广场东侧一名“一日游及宾馆住宿”的拉客女子,拦住记者询问是否需要住宿,其手中的招牌显示可以安排北京速8快捷酒店的住宿。


在看出记者感兴趣之后,该女子随即让记者等两分钟,她去把“经理”叫过来说。之后,一名中年“女经理”便给记者介绍,他们主要做酒店住宿,名片上显示为“北京速8快捷酒店(前门店)”,还有另外一家快捷酒店。可专车接送,先看房,看不上可以不住。


“女经理”将记者带到北广场东侧路边一处公交站台附近,打电话叫一辆车来送记者前去看房。五分钟后,一名中年男子开着一辆白色轿车前来,接上记者前往“速8前门店”看房间。


[真相揭露]


下午3时许,该男司机将记者带到广安胡同老墙根街附近一家酒店,但并非之前说好的速8快捷酒店,在质问下该男子解释,速8快捷酒店已经过了,先看此处房间。


记者坚持要去名片上所写的速8快捷酒店,该男子随后打了一个电话后,称那家速8快捷酒店房间已满,但还可以带记者再去别的酒店看房间。(更多新闻,请关注新京报微信公号:bjnews_xjb)



4、游商兜售便宜货 购到假冒伪劣

地点:北京站站前广场天桥




昨日上午,北京站站前广场和广场东侧的过街天桥上,能看到有许多小摊贩摆摊出售“免税烟”和移动电源。


有些摊主会一直吆喝“免税烟,15块一包,15块一包……”,而在他们的摊子上,记者看到所谓的“免税烟”都是中华烟,软硬包装都有,还有一种白色的包装,上面写着“内部特供”。


而在广场西侧的天桥上,一名红衣女子一直在天桥上来回走动,低声问身边路人“手机要不要。”在记者表现出感兴趣以后,她拿出一个128G内存的iPhone6 Plus,称都是刷过系统的手机,1500元,真的想要可1300元出售。


记者摸口袋的动作,让该女子神色一变,匆忙将手机收起,小声问道“你到底是干吗的。”随后,记者拿出口袋里的东西给对方看,该女子笑道,“我还以为你是便衣呢,吓死我了。”


[真相揭露]


记者花35元向游商购买了一台标注为某知名厂家生产的移动电源,刚充了两个小时电就发生故障。


另外记者注意到,上海烟草集团此前发声明称,各地卷烟市场上出现的白盒印有“××特供”字样的中华卷烟,均系假冒卷烟。而在淘宝中国移动官方旗舰店,128G的iPhone6 Plus价格也均在5200元以上。


新京报记者赵吉翔 卢通 李明 潘佳锟实习生 刘经宇


推荐阅读:

白银案嫌犯高承勇会被判几个死刑?

独家对话揭北京西站“骗局众生相”

起底红通疑犯郭文贵的暗战发家史




本文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