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创建北京最生态餐厅,食材来自40+生态农场,复刻古法烹饪.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3-13 14:21:3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德胜门内大街70号,

一家古色古香的餐厅内,

服务员们忙碌的穿梭着,

屋里和院子里,

用餐的人们开心的享受着桌上的佳肴

餐厅入口的对面,

是一个小小的屋子,

不甘于平静用餐的孩子在愉快的玩耍着。

在胡同四十四号厨房,

每天重复着这样的情景,

位子一般要提前预订,

餐单隔一段可能就有些变化,

服务员会在用餐时给你端上无添加的小食,

奉上一杯甜甜的手工米酒……

 

胡同四十四号厨房,

不是什么私家会馆,

没有什么祖传手艺,

也没有米其林大厨,

却被很多食客青睐,

而在杏石口的分店,

更被很多去过的人叹为观止,

称为北京最生态的餐厅。

 

为什么说是“最“生态?

简单的这样描述,

食材全部来自考察过的生态农场和农户,

调味品使用有机无添加调料,

没有售卖的如蚝油等自己调制,

从洗手液到厨房洗涤用品,

全部用酵素或者无患子、茶籽粉等生物环保品

厨余垃圾用来堆肥,

污水甚至通过系统进行二次净化……

 

是谁把餐厅的生态做的如此极致?

客观的说,

这得益于胡同四十四号厨房的团队整体

而这个团队背后的女人,

是老板娘黄榛……




黄榛的梦想

 

黄榛是成都人,生与七十年代,成长的地方是一个成都远郊的大学。这个大学在狮子山的旁边,现在已成为成都的生态村。

 

小时候,她经常翻过大学的围墙,因为后山就是漫山遍野的桃花,还有成片的农田。她和朋友在田埂上跑着玩儿,要小心翼翼地避开很多化粪池和粪堆。那时家家户户都在养猪、养鸡、养羊、种田种果树。从小就看到沤肥,看到用沼气,看到最淳朴的农耕种养,这些美好的田园牧歌画面深深印在她的脑子里面,也直接影响到了她后来学业的选择。

▲ 小时候的黄榛和妈妈、奶奶在狮子山


上大学选专业时,黄榛想选择生物专业或者是研究人体的专业,但当时因为社会变革等因素的影响,父母为她选择了一个当时更实用的专业—国际经贸,那是当时最火热的专业。


▲ 大学时代的黄榛


读完本科,工作两年以后,黄榛发现她与她的工作、与工业革命浪潮中的社会一点连接都没有。于是,她出国去读了国际商务。在快要毕业的时候,觉得生命中的爱根本就不在这个专业领域,那时她二十六岁。

 

于是,她开始看各个大学的课程,决心改变自己的人生方向。最后,她在新南威尔士大学找到了一个边缘学科-环境管理。新南威尔士大学的课程让她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也奠定了她对可持续发展的认知。

▲ 在澳洲读研的黄榛

 

在念硕士的过程当中,黄榛曾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梦想。

 

那是2001年北京奥运会之前,她特别想回北京,去北京近郊的山里面做一个Eco-lodge,一个生态单位。它可以能量自给,用风能和太阳能。它不产生垃圾,所有垃圾在自己的系统当中消化掉。让它作为一个展示,给大家警醒:我们不能无限制地运用资源,也给大家希望:未来任何一个系统都是可以成为可持续发展的零碳能量单元的。

 

黄榛把自己的这个梦想叫做黑匣子。这个黑匣子里面有无数精巧的可持续发展链条,不向外界输出垃圾。这些链条相互作用在自己的内在系统中,构造一个非常美好的可持续发展的商业生命。

 

若干年后,黄榛的黑匣子的梦想最终从山林转向了她创建的餐厅。

 

黄榛说

我相信我整个生命状态都是一个全息的光谱,在选择环境管理专业的那一瞬间,我整个生命过程都在支持这个决定。

 

胡同四十四号的初相

 

黄榛对美食的爱,生在骨子里。从小,大家在厨房里谈论的都是辣椒面、花椒面要用哪里的才香,酱油要用哪儿的醋要用哪儿的,然后这个拌鸡要怎么拌……从小她就耳濡目染在一种特别愉悦的人间烟火气氛中。

 

厨房对她来说更像一个社交的场所,从小构建的就是一个特别美好的图画。所以后来选择的餐饮这个行业也是跟童年时候对这种美好的诠释有关系。

 

硕士毕业后,黄榛在澳洲的一家大的废弃物循环处理公司工作,因为工作优秀和中国人的缘故,被总部派回中国开拓中国市场。回到中国后,她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找到了自己相爱一生的人。朋友们经常聚在一起谈各自的理想。当她谈到她的美食理想和环保理想时,好几个朋友都感兴趣,支持她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开一个餐厅。

 

而她的家人也给予了她全力的支持。

▲ 黄榛一家人

 

在父母看来,她做这件事情,虽然要付出更多的辛劳,但是会让她真正学到很多的商业实战经验,这比一堂商业课要便宜很多,不管这个过这个结果怎么样,这个过程是一个极好的学习机会。

 

而先生则选择了和她同甘共苦,共同做这个事业,一同参与餐厅的建构、经营和执行操作层面。

 

2006年,在朋友和家人的支持下,黄榛从公司辞职,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在北京的细管胡同租了一个小四合院,而44号的名字也来源与细管胡同的门牌号,开始热火朝天的干起来。

▲细管胡同的第一家店


餐厅建立之初,用了贵州菜的引入点。理由也很搞笑,因为当时做餐厅的时候,只有一个同事的家族是开餐厅的,这个同事是一个贵州人。所以,当时就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因为其他人全都没有经验。他从他的老家,很小的一个贵州村子,找了两个亲戚来,设立了胡同四十四号最初的菜谱体系,村子里的贵州菜。

 

在当时那个年代,村子里的贵州菜在北京是没有的。只有一个叫作“三个贵州人”的餐厅,当时开得很火,借着这股被带起来的小众贵州风,从山里面引入了酸汤鱼这个文化符号,引入了真正的地道乡村贵州菜,这个是在十二年前发生的事情。

▲ 网友拍摄记录的44号厨房的贵州菜


餐厅的生态变革

 

澳洲的生活对黄榛开办餐厅的帮助非常之大。澳洲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典型国家。它有一个特质,就是这些文化的地缘结构,在生活当中被解构,边缘非常模糊。而胡同四十四号的发展建立也是在这样一个试验过程当中。

 

澳洲的经验和多元文化融合的美妙体验,促使她不断打破菜系的文化范畴,不断突破疆域,不断的重组,保持流动性。

▲ 和澳洲当地的大厨进行有机烹饪领域的交流

▲ 考察澳洲的生态自然农场


胡同四十四号的发展,如同一棵树苗,每一年都在快乐的成长,在餐厅的食材选择上,系统构建上,菜品研发上,她都投入了很大的精力。餐厅菜品向更健康生态的方向转型。

 

团队也在逐步充实,现在的行政总厨邓剑飞的加入也为胡同四十四号注入了新的活力。邓剑飞是广东人,从业餐饮行业已经16年了,到现在已加入四十四号6年。在来到四十四号之前是一名粤菜厨师,混迹于各地的粤菜会所和酒店,做些燕鲍翅之类的“高端菜”。

▲ 行政主厨邓剑飞


邓剑飞说

起初,加入四十四号,是仗着自己年轻,想做一些不一样的尝试,“干几个月就走”,结果一干就是6年,是他迄今为止待过最长时间的一家店,这是我刚开始所没料到的。而这,与两位老板和四十四号的员工所营造出来的企业文化氛围有着重大的关系。在多年的共事中,比起上下级的工作关系,他们对我来说亦师亦友,我们彼此信任、志向相投,是对方最信赖的工作伙伴和家人。

 

这6年里,黄榛夫妇与邓剑飞的精诚合作,也成功的将四十四号从一个地方特色菜餐厅转型成为一个真正的生态餐厅。

 

胡同四十四号的食材选择上,最开始是想建立一个自给自足的农场供应系统,并且实践过从一亩地到四亩地的郊区种植计划,但为了做一个更全面的“从农场到餐桌”的餐厅,后期转变为联合策略,联合了40多家有理想的生态小农和生态农场,近两年已演变成一条较为完整的生态食材供应链。

 

在这个过程中,四十四号最重要的标准是稳定、高质的产出。通过多种渠道来让供货满足我们的标准,如熟人介绍、生态圈口碑调研、可靠的第三方机构推荐、自己组织考察、有机土壤和食材认证证书等等。在这些挑选标准中,熟人和第三方权威机构推荐和自己组织考察是四十四号最为重视的量化标准,可以说能进入四十四号厨房的食材是要经过层层严格的门槛把关制度。

▲ 考察农场

▲ 青城山小农古法腊肉

▲ 不加硫磺熏制的野生笋干

商务合作丨峰会培训丨规划设计


陈老师:13718929687(可复制,同微信)


长按二维码,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