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在北京的足迹(二十二)· 北京饭店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17 06:57:2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936年秋,老舍离开北平之后,再也无缘回到故乡,直到13年后的1949年。


这些年中,因为抗战与旅美,一个生肖轮回过去了。当游子再回乡时,已是50岁的年纪。


1949年12月12日,老舍由天津抵达北京。当晚,他住进了事先为他安排好的北京饭店的一个标准单人间。这一住就是四个月。北京饭店第一次留下了老舍回到新北京后的足迹。


北京饭店对老舍而言一定不会陌生。在老舍的青少年时期,北京饭店是北京地区一家非常有名的高档酒店。1900年庚子事变以后,两个法国人在东交民巷外国兵营东面开了一家小酒馆,并于第二年搬到兵营北面,正式挂上“北京饭店”(Peking Hotel)的招牌。1903年,饭店迁至东长安街王府井南口,即饭店现址。1907年,中法实业银行接管北京饭店,并改为有限公司,法国人经营时期是北京饭店的最初辉煌期,从建筑风格到内部设施都标志着饭店成为京城首屈一指的高级饭店。


初期的北京饭店


随着抗战胜利,北京饭店由国民党北平政府接收管理,一度成为专门接待美军的高级招待所。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北京饭店收归国有,隶属于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并且成为新中国国务活动和外事接待的重要场所,具有相当高的政治地位。


解放初期的北京饭店双人间


早在老舍滞留香港期间,周恩来已经为老舍归国做好了准备,提前为他在北京饭店内预留了一个标准单人间。12月12日,好友楼适夷亲自到火车站迎接老舍,并将他安排住进北京饭店。13日,阳翰笙陪同周恩来前来北京饭店拜访老舍。这次会面,对老舍此后的生活与思想发生了重要影响。次日,老舍重新恢复了他的写作生活。只可惜,北京饭店的单人标间里生活设施很齐全,唯独没有写字台。老舍便干脆借用了房间内的梳妆台写作。而梳妆台非常低,要连续弯腰伏案写上一两个小时非常受罪,老舍形容是蹲在房间里写字。尽管如此,老舍的写作成果还是相当显著。据老舍1950年2月份的日记总结,回京两个月内已写了多篇文章和曲艺作品,数量十分可观。



饭店里的固定套餐吃久了,老舍总是想尝一尝老北京的传统吃食,比如烧饼果子。离北京饭店最近的早点铺就在东单路口。从北京饭店走到东单牌楼,普通人也就三五分钟,而患腿病的老舍,需要拄拐走上个大半天。然而一想到马上能一饱口福还是乐在其中。


此时刚刚回国的老舍,还未能抽出时间订做一套时兴的中山装,好在老舍也不以为意,依然穿着一身笔挺的绿呢西装。需要出门时就裹上一条围巾外罩一件皮大衣。于是,在那段时间里,人们经常会见到一位洋派十足的中年人拄着拐杖,缓慢地出入于北京饭店,行走在街上去吃早点,去参加聚会,去听戏,去看朋友。北京饭店内的客房也成了老舍回到北京后一个社交沙龙,源源不断的来客登门拜访。其中有不少故雨新知、媒体记者、演员和艺人。一月下旬,相声艺人孙玉奎、侯一尘与侯宝林特地来拜访老舍,盛情邀请老舍先生为相声艺人多编写新的相声段子,以适应新社会的观众。老舍欣然同意,他觉得自己在抗战时期编写大量通俗文艺的经验可以继续发扬了,并一口气改编了《报菜名》《地理图》等好几段传统段子,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



1950年2月16日,是农历除夕,当晚老舍到发小罗常培家一起守岁。第二天,又独自踱回北京饭店。这是虎年的头一天,目睹窗外熙熙攘攘的长安街,老舍心想,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








长按二维识别码  关注我们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