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北京城的无价宝!北京人的传家宝!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31 15:14:3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北京话是块文化瑰宝,字里行间透露着北京人的性格特点和生活情趣。都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同样一方水土,养育一方土话。北京人最爱说的北京土话,那是祖辈们在城墙根下沉淀数百年的结果。这些北京最地道的话,您还记得么?


胡同里的规矩多



✪ 串门规矩

 过去,到邻居家中串门,必须是走上前去轻拍街门上的门钹(环)。敲门时先拍一下,再连拍两下,急促的拍门属于报丧,本家必不悦。



过去,各个院门的不同式样的的门钹和叩门声堪为老北京城里的一景。如今随着大部分平房被拆,人们都住进了楼房,平房院大门上残存的门钹也早就发不出“当当”的声音了。



✪ 借东西规矩

过去,邻里之间借个柴米油盐酱醋料,也是常有的事。用老北京话说,这叫“接短儿”,是救急的。用过之后不用还,你也没法还。



假如哪天家里来客人,盘、碗不够,需要到街坊家去借,还的时候不能空碗还,一定要装些自个家的食物。可不能让老街坊笑话,不懂事儿。



有一样东西是不能借的,那就是刀和剪。不过,唯有一样东西借出去是不用还的,那便是药锅,按老北京的规矩药锅是不能还的,您要真还了,就有盼人家急需熬药这不吉利的意思了。



✪ 北京人骨子里有股热心肠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老北京人邻里之间全透着热乎劲儿。李家外出会将钥匙存放陈家,透着一个放心;张家有了病人,隔壁儿的刘师傅蹬上三轮车一溜烟地奔向医院,分文不取。


四合院的人遇事不能袖手旁观,瞎“凑热闹”,否则会让人背后戳脊梁骨,那一准儿叫“不积德”。那不是咱地道的北京人儿能干出的事儿。


✪  胡同里的“江湖”规矩

过去,在外边玩的人,都讲究规矩。陌生的半大小子在街头相遇,相照,看着不顺眼,就有了茬呗儿,那就得用玩拳或撂跤来解决。



撂跤讲究“三跤两胜”,玩完拳没人判点儿,但心里有数。于是“不打不相识”,一方“认栽”,说“服了”,就可以握手言和。也有“茬架”的,事先约好地点、时间,双方都可以找人,多少不限。输赢都在现场解决,不许追到家里去,不许报复家人。就算是在家门口堵人,如果家长出来哄,必须离开。



✪  胡同里的京味儿学问大了

地道的京味儿来的,说的时候要口气、身段、表情、手势一一到位,差一点都表达不出纯正、比如“去拿笤箸把地划拉划拉”,这“划拉划拉”就是纯正的满语,现在已经基本上没人说了。


又比如“今天晚上我们吃煮饽饽”,这煮饽饽就是吃饺子,现在又有多少人知道煮饽饽和饺子的区别呢?


✪  常挂在嘴边的话

过去,挂在嘴边的“起了您恁?”、“喝了吗您”、“您吃了吗?”、“劳驾”,是见面必说的客套话,临分别时“回见了您呐”听起来也是那么亲切舒心。



还有就是街坊四邻家里要是有点稀罕的嚼谷儿, 无论多少各家儿都得送点。末了儿,会来一句“甭谢(卸)了您,套着喂吧”。您瞅啊,这“套着喂”是老北京的一句客套话,意思是说啊,谢谢,您别客气了的意思。如果不懂的话,咋一听,好像是喂牲口。



老北京人嘴里常说的那个“怹”(音“摊”),现在年轻人基本上不会说了,更不懂得用了。



怹,是老北京常用的敬语,比如老舍先生在《龙须沟》中这样写道:“四嫂,您忙您的活儿,我是个闲人,我来伺候怹。”怹犹如他,是一种敬称。在今天,“怹”已渐行渐远了。



✪  混迹胡同发音不能错了

混迹胡同,发音准一点 ,是说好北京话的前提条件。 现在很多年轻人说北京话,往往一开口就错误百出。 说我们,而不是姆们,北京话里的我们,不读"wo",读姆们,这才是北京腔! 还有西红柿的正宗北京音是“凶柿”,如“凶柿炒鸡蛋”、“凶柿鸡蛋汤”。


更让啼笑皆非的是,自己乱加儿化音。比如四九城的门脸儿只有东便门、西便门、广渠门这仨个要加,剩下的一定不能加!要是读错了,北京人一准笑您怯勺。所以您可千万别把“前门”读成“前门儿”。



还有北京口语中,我们管“这个”叫“zhei个”,管“那个”叫“内个” ,类似上面这种,还有很多。所以说,说一口流利的北京话,音准很重要。



胡同的“江湖”黑话



雷子和拍婆子


过去那会儿把便衣警察叫雷子(此处子念作咂),现在叫泡妞,那时叫拍婆子。说女的脸长得漂亮叫盘靓。


佛爷、争份、戳份儿


小偷被称为“佛爷”,有种叫板挑战叫拔份儿,也是争地盘。关于份,还有一词叫“戳份儿”。帮别人戳份儿,就是给别人撑腰的意思,找别人戳份儿就是找靠山的意思。


花了和茬架


那会儿打架时常说的一句话是“花了丫的!”“花了”就是打出血来。茬架就是打群架。


“叶子”和“拆哒拆哒”


“叶子”在黑话里指的是钞票。“拆哒,拆哒!”那意思是“你手头钞票多吗?拿两张来!”这拆哒拆哒,可不是借的意思,拆哒走了就不会拆哒回来了。


抖、cei

Cei这个字可是北京人的常用字。比如说“暖瓶cei了 ”,“抖”被用来表达打人,反映了北京人的幽默感。“抖你小丫挺的!”什么意思那?我意思就是打得你团团转,呜呜叫。


下面的“胡同话”,据说生活中已不多见,不知您听说过没?


在北京

有一种自信叫平趟

有一种厚道叫局气

有一种喜欢叫待见

有一种拒绝叫甭介

有一种朋友叫磁器

有一种后缀叫您呐

有一种收拾叫归置

有一种耽误叫磨叽

有一种吹牛叫煽呼

有一种友谊叫发小


在北京

有一种落实叫落听有一种拥有叫得着

有一种糊涂叫迷瞪

有一种最后叫后尾儿

有一种小气叫抠门儿

有一种顺序叫挨牌儿

有一种追随叫上赶着

有一种危险叫捅娄子

有一种顺便叫就手儿

有一种火柴叫起灯儿


在北京

有一种满足感叫滋润

有一种欺诈叫碰瓷儿

有一种明白叫门儿清

有一种着迷叫魔怔

有一种反感叫腻歪

有一种从小叫打小儿

有一种小睡叫眯瞪

有一种运气不好叫点儿背

有一种突然叫瞅不冷子

有一种汗衫叫穿汗沓儿


在北京

有一种拖鞋叫踏拉板儿

有一种坏主意叫妖蛾子

有一种硬币叫钢镚儿

有一种态度叫混不吝

有一种合伙叫联手儿

有一种躲藏叫猫着

有一种怯懦叫杵窝子

有一种吸气叫唏溜儿

有一种老实叫蔫不出溜

有一种强迫叫死乞白咧


在北京

有一种完蛋叫歇菜

有一种打扮叫捯饬

有一种得瑟叫烧包儿

有一种着急叫嘬牙花子

有一种少吃叫垫补点儿

有一种再见叫回见

有一种行动叫走你

有一种出格叫框外

有一种白费叫瞎了

有一种搭茬叫言声儿


在北京

有一种说话叫念秧儿

有一种察言观色叫眼力见儿

有一种发脾气叫摔咧子

有一种壁虎叫歇了虎子

有一种蝙蝠叫燕么虎

有一种催促叫麻利儿

有一种生气叫搓火儿

有一种看见叫照面儿

有一种点背叫摊上大事儿了

有一种挑拨离间叫栓对儿


有时看到有人模仿北京人在一些用词后面乱加儿音就偷笑不已那叫一个怯勺。


看完就手儿转了呐。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