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固有一被骗,或是被电信诈骗,或是北京西站?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14 13:18:0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一篇受骗者手记——《帝都西站,骗局众生相》,刷屏了朋友圈,惹得一众网友倾泄如注的愤懑情绪。等到人们编起“人固有一被骗,或是被电信诈骗,或是在西站”之类的段子时,很多东西怕是再用力也补救不回来了。





卓伟老师又放大招了。在他曝光某笑星出轨女粉丝后,我朋友圈里有人写道:“睡粉的太多了,女粉丝都不够用了”。这句话的原始版本,很多人都耳熟能详:傻子太多了,骗子不够用了。


傻子太多了,骗子不够用了。但有时候,上骗子的当、中骗子的招,跟被骗者IQ真没太大关系,因为骗子的花招有时太多、太精、太与时俱进。


《人民的名义》里,侯亮平对大风厂老板蔡成功说:我告诉你,偷税,漏税、行贿,政府那么多筐,总有一筐把你装进去。而这些骗子则用其不断迭代的骗术告诉人们:公检法通缉、积分兑换、领导来电,咱们这么多筐,总有一筐把你装进去。到头来,咱们也只能感慨:走过最远的路,都是他们的行骗套路。


就在这两天,一篇受骗者手记——《帝都西站,骗局众生相》,刷屏了朋友圈。这篇自媒体文章详细讲述了作者的挨骗经过:
她在北京西站被假冒“志愿者”者搭讪,取票时自动取票机显示异常,“志愿者”以办理补票为由抢其身份证骗其钱财。尽管她防骗意识较强,仍未能抵御受骗。较真的她随后报案、维权,为此不惜改签,但遇到推诿、不作为现象,期间只有一个协警帮了她;她最终彪悍地从骗子手里要回了钱,但骗子依旧嚣张。虽然目前这是单方“爆料”,可细致描述、图片存证、自洽的时间点等,都颇具说服力。


这年头,“凡有井水处,就可能有骗子”已是事实,出远门不带点防骗指南、防坑攻略,没准就是上演“傻根历险记”。北京西站被誉为“亚洲第一大站”,每天客流量惊人,硕大的火车站鱼龙混杂是常态,有骗子不奇怪。人多手杂,骗子的“广撒网”策略往往也更能奏效。


但骗子身着“志愿者”衣服,出了纠纷还能成群地围过来拉扯,威胁维权者、殴打协警,未免惊人。要知道,北京西站的警力配备之频密,是有目共睹的。这些假“志愿者”在这么多人眼皮底下都敢猖獗,未免跟公众预想的治安情形有出入,也难免令人质疑其猖獗的底气。

而自助取票机的“异常”、售票窗口人员的“冷漠”等,也在很多人脑海中产生了链式关联,合成了链条化操作的想象。热心协警的“这儿的骗子有上百人(包括票骗子、黑导游、拉旅馆住宿的),我们都认得他们,每天大约有数百人被骗。按骗子的工作规模来说,每天有10万多不等的收入”的说法,又加固了这种想象。


骗子猖獗、有关方面麻木……这样的“众生相”,简直是大众共鸣的“开启按钮”,迅速引发无数人的共鸣:微博上,曝光自己在车站被骗往事的微博一堆;朋友圈内,不少人也吐槽在西站的窝心遭遇。


作为没少行经过北京西站的“北漂客”,我挺能理解一众网友倾泄如注的愤懑情绪:对很多人而言,被涉事车站之“乱”搅坏的出行心情,终于找到了宣泄出口。要知道,在车站被骗或被坑,糟心程度不逊于在旅游时挨宰:你被坑了后,绝大多数时候只能自认倒霉,毕竟都是短时间停留,没精力搞维权拉锯——车都要开了,你哪有兴趣去跟骗子死耗?


对此我感同身受,尽管不是被骗:犹记得,2013年春节后返京,我从出站口检票出站时,就被站口的一个人拦住索要“废票”,他旁边就是车站工作人员,我以为是人工查票,谁料给他后他不还了。当时还挺纳闷,次日就看到媒体曝光“‘收票族’收废弃火车票倒卖个人信息每张15元”。而在西站附近被正规出租车“不打表一口价”的遭遇,那都不算事儿。


乱象叠加,所以在很多人看来,西站附近的糟心问题不是“乱”,而是“太乱”。骗子结伙出没,还穿上了“志愿者”衣服在那横行,只是乱象的一个剪影。


乱象或许让某些人想起了,曾经的天通苑北地铁站的隐秘“江湖”:小贩摆摊,有社会人员威胁恐吓、强行收取保护费,不从便遭抄摊甚至殴打;只要向“市场办公室”交费,在站前广场摆摊就无阻……西站的假冒“志愿者”猖獗,是否也形成了某种存在于地下的灰色秩序,值得追问。倘若有,那显然不能容许其潜滋暗长——如果说,地处五环外的天通苑北站在市内的外围,那处在善治气候辐射圈里的西站乱象纷呈,显然有“抹黑脸面”之嫌。


不管那种“地下江湖”是否存在,这篇文章引发的刷屏与热议就在那,它理应成为系统整治的诱发“结点”。而正视和解决这些乱象,内蕴的要求自然是长效性地整治,形成协调打击机制,而不是基于舆情应对的一阵风式治理,或是止于给故态复萌的乱象打短暂止痛的“麻醉药”。


疾在腠理也好,病入骨髓也罢,是问题就得治理。等到人们编起“人固有一被骗,或是被电信诈骗,或是在西站”之类的段子时,很多东西怕是再用力也补救不回来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