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棒喝”王育琨:你不了解稻盛和夫! 深长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3-13 15:26:0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何为正确?

无冕君按


稻盛和夫(1932- )在中国,近年来红得有点发紫,2014年到杭州的一次演讲,2000多名中国企业家趋之若鹜,状如追星,其中包括马云。

  

因为创办过两家世界500强公司京瓷、KDDI,还在78岁高龄出山拯救了濒临破产的日航,在日本,他被封为四大“经营之神”之一。另外三位,是松下的松下幸之助、本田的本田宗一郎和索尼的盛田昭夫。

 

然而,稻盛和夫何以为神?笔者问了好几位企业家,或懵懂不知,或不知所云。

 

“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

 

“要谦虚,不要骄傲”;

 

“要每天反省”;

 

“活着,就要感谢”;

 

“积善行、思利他”;

 

“忘却感性的烦恼”。

 

——请牢记以上6句话,这是稻盛和夫倡导的“经营者的六项精进”。你们感受下,这是不是有点像禅修者的意思?没错,稻盛真的说过,成功和失败都是一种磨难,极度认真的工作能扭转人生,工作就是提升心志、磨炼人格的修行,等等。

 

总之一句话,终究来看,无论做普通人,还是经营者,稻盛和夫说——

 

“作为人,何谓正确?”



人靠绝活立身,企业靠好产品实现高收益。没有绝活,哲学精神都是虚幻的没有载体。


中国经济增长率由两位数变成了一位数,经济不景气,传统企业受到极大冲击。有些企业到了产品升级换代的关口,产品创新面临巨大难题;有些企业受“互联网+”的诱惑,几次三番投入资金和人力,结果还是搭不上移动互联的快车;在经济萧条期,企业家不知道该怎么经营企业了。



▲ 本文作者王育琨,北京地头力管理机构创始人、希贤教育基金会副理事长。


陷入困境的企业,究竟该怎么办?在近期与企业家的交流过程中,他们不停地提出这个问题。这让我想起了跟任正非的一次晤谈。


那是两年前,任正非到北京出差,约我在北京贵宾楼饭店喝下午茶。我们谈起稻盛和夫。我说:


“今天我们这里兴起了学稻盛哲学热,有些企业家是想让员工学习稻盛哲学,改变工作态度,激发潜能多干活,少要报酬。人们过多关注稻盛的工具和术,而没能深刻反省他厚重的‘无名之朴’。人们没有去反思,为什么一个制作精密陶瓷的,就可以创造三家世界级500强的奇迹……”


任正非立刻打断我的话:“王老师,你不了解稻盛和夫!”


我一愣。任正非知道我跟稻盛和夫的交往,他知道稻盛和夫还为我的书《答案永远在现场》写过序(迄今为止还是为一本管理专著由稻盛和夫作序),他甚至知道我的新浪微博那时已经发布了9400多条。


我有点难为情。旋即一笑问:“任总,我哪里错了?”


任正非说:“你说‘一个制作精密陶瓷’,太过轻淡!稻盛做的精密陶瓷,是氮化镓,是电子陶瓷等功能陶瓷,精密医疗器械和电子网络的核心部件,以后大量会是陶瓷的,而全球陶瓷京瓷做得最好。”


“京瓷已在引领一场实实在在的新材料革命,将极大地推动通讯业和互联网的发展。他们几十年如一日的精进,做到了全球第一,我们只有追随的份。”


“华为拥有全球一流的数学家,但他们却拥有全球一流的化学家与物理学家。我们赶不上他!”



▲ 左一为任正非,右一为稻盛和夫。


真可谓醍醐灌顶!任正非与稻盛和夫如出一辙。


有一个盛和塾的塾生,特别喜欢到处宣讲稻盛哲学,一度想关掉公司专职弘扬稻盛哲学了。稻盛和夫把他拉到一边说:“请您不要再到处宣讲稻盛哲学了。那是我在做好产品的过程中,一点一滴的体悟。你能不能回去做您的产品?10年后您再来讲您做产品的哲学,就可以打动人唤醒人了!”


任正非与稻盛和夫都是“不随大流”、头拱地出绝活的人。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里,都是凭借在现场头拱地拱出一片天空。


他们最知道一切精神、理念、好主意、创意,都必须有一个物质产品的载体,才可能存在。否则就只能是虚幻的空想。


企业家不谈空想。他们能推动社会变革的,不是他们的思想而是他们的绝活产品。是他们在做极致好产品过程中所显露出来的精神和价值。


真正的企业家都知道唯有抱元守一、聚精会神、全力以赴地创造独一无二的产品才是生路。


他们看轻说法,而重在打磨产品一刹那的精进。那里既是原点,也是终点。


而偷懒者,却只要一些说法和概括。结果,抽离产品载体,所有的说法最终都只能是说法而已!只说不练久了,就是骗子!


任正非的话,听着很过瘾。这是他的方法论,他的知行合一之道。


今年2月在巴塞罗那跟任正非小范围恳谈时,谈话正热着,任正非看了我一眼,停下谈话头,一笔一划写出了“氮化镓”三个字递给坐在斜对面的我。或许是因为在过去2年中,看到我不断切入这个主题,就是没有出现“氮化镓”三个字。写这三个字,还是费点功夫。任正非着实感动了我一把。



▲ 任正非所写的“氮化镓”三字。


人靠绝活立身,企业靠好产品实现高收益。人本身也是个独一无二的绝活,企业都是独一无二的客体。


哲学、心法、理念,都是一个人或组织在锻造绝活和好产品的法宝。而这个法宝一旦脱离绝活和产品的实际载体,就不再有任何意义。


知行不合一是没有出路的,只是想模仿学习这些心法,当然只能竹篓打水一场空。企业人推动世界变革的,是通过极致好产品而不是思想。


任正非给我的棒喝,让我看清了我自己和不少世人。


首先是对企业生态的认识。企业究竟是一个家还是一个战斗的团体?这两个性质的生态,有全然不同的运行法则。


如果企业是可以打造家文化的,那无论员工如何怠惰,都是家里的一分子,都不可以被开除。


你对这样怠惰甚至搬弄是非的员工不处理,就是对脚踏实地做事的人的伤害。这样的伤害多了,你怎么指望这个团队竞争力?


企业就是一个抢占制高点的战斗团体。一切对客户的最终产出负责。如果迷失了这个最初的和最终的标准,企业必定会走背字。


其次,让我认识到现在“国学热”背后的疲惫和软弱。大家都在讲做人做事的基本品质,可是就是不在有效性的绝活上用心思。你好我好,就是对不起客户,最终也会抹掉自己存在的价值。


华为坚持把“以客户为中心”作为衡量一切抉择的最终标准,毫不含糊。



▲ 王育琨在中国智慧产业投资与发展论坛发言。


利比亚战争时期驻利比亚的首席代表夏尊,回忆战争期间华为团队背起装备往一线进发去抢修设备的经历时说,“所有华为人只想着业务,业务就跟鸦片一样驱动着我们”。


再次,有些企业家,眼里面只有钱,只有企业规模,满嘴却是仁义道德国学。以前一直不清楚该怎样去称呼这些人。这回任正非简单直接,那样的人是伪君子,是骗子。


企业家的本位就是带领员工做出好产品,用绝活利乐大众。就是把豆腐磨好,因为爹要吃,因为娘要吃,因为孩子要吃。好产品绝活出不来,想用段子和语言去利乐大众,那个不合道呀!


错失本位,有时候自己在那里没睡装睡,而实际上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任正非的思想具有很强的冲击力,这是中国知行合一根脉的传承。


你真想有绝活吗?真想做个独一无二的人吗?那你就要守住你原本的根性,归根复命,守住真常,也就守住了自己的本,就守住了绝活的自身,当然会做出有魂的绝活!


只是,人们太懒了,太矫情了,太舒坦了,不愿意勇猛精进,结果把怠惰放出来,撂荒了初心和最终目的。


当一个组织撂荒了绝活产品,怠惰就会奴役这个组织,死亡就逼近了。



| 雾霾的源头 |

| 创业36条军规 | 徐翔沉浮录 “野蛮人”宝能系 |

内心引力 乐视危机 深圳买房 |

任志强 郑裕彤的豪门恩怨 生死劫 |

马光远 曾国藩 罗辑思维 |

倒闭工厂主 | 历代首富 | 互联网 |

| 创业18死法 滴滴股权迷雾 高晓松 |

| 二线城市创客 | 10大管理思想 裁员 |

小马奔腾 5个跑路老板 百度的冬天 |

不得不说的故事 | 韩国网红PONY |

| 创业宝典 | 微信小编的100条吐槽 IDG |

版权声明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王育琨频道”(ID: Wang-ditouli),原标题《任正非:你不了解稻盛和夫!》,发表于2016年12月17日,作者:王育琨。无冕财经已获得授权,并稍作编辑。如有其他需要,请联系客服小冕(微信号:xiaomian0504)。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