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土耳其里拉还会有谁崩盘?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13 08:34:0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秋谷康城

8月10日是土耳其上至富豪、下至工薪阶层最难熬的一天,在这一天里,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收跌13 .5%,为1美元兑6 .33土耳其里拉,盘中一度下探1美元兑6.99里拉的2005年1月1日土耳其汇改后历史新低,最大日跌幅达到令人咋舌的27%,今年累计跌幅更超过40%。

面对如此险恶局面,向来被誉为“强人”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也束手无策,在当天的全国公开讲话中,他一面号召全民团结,“把手中外汇统统兑换为土耳其里拉”,帮助政府打赢这场汇率之战,一面祈祷“万能的主”庇佑,他的女婿、经济部长阿尔拜拉克更只能空喊“请大家相信我们的本币”———很显然,这几招对挽救本币崩盘而言,似乎都未必好使。

当然,埃尔多安也并非没想到其他办法。在发表公开讲话时他表示,会紧急会晤俄罗斯总统普京,以“共同商讨对策”。但这个办法恐怕连安慰剂效果都未必有:隔夜俄罗斯卢布下跌至1美元兑65卢布,创2016年11月以来新低。事实上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突如其来的追加制裁,卢布汇率自身难保,且今年以来卢布汇市表现惨淡,也就比土耳其里拉稍好而已。

不过这两位难兄难弟较诸内外交困的委内瑞拉情况好得多———委内瑞拉玻利瓦尔正以每18天贬值一半的速度崩盘,IM F西半球事务负责人沃纳表示,如果委内瑞拉政府继续用印钞机填补财政预算缺口,该国通胀率今年突破1000000%也并非没有可能。

一些国际金融分析家,如盛宝银行(SaxoBank)经济学家登比克和O strum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维切特等分析认为,卢布也好,土耳其里拉也罢,都是在自身遭遇金融困境情况下遭到特朗普政府“金融突袭”,从而被压下临界线的。特朗普和美国的举措既简单又直接,即利用美国居于压倒性的经济、金融统治地位,在美联储持续升息的助推下,不断拉高美元对“目标国”本币的汇率,促使后者国内以美元为计量单位的企业信贷成本剧增,压迫本国企业外流,并加深外国资本对这些国家投资环境、收益率的怀疑,其目的则是希望这些企业、资金都“趋利避害”,流向美国。而去年下半年以来较好的经济增长数据给了特朗普持续出手的底气,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更让他有了这样做的动力。另一方面,对被“打劫”的国家而言,由于金融主动权受制于人,即便看清了对方底牌,也难有招架之功。

简单说,“特朗普式金融闷棍”对准的并非仅仅是土耳其和俄罗斯(委内瑞拉打不打这一闷棍都差不多),而是所有露出破绽的新兴经济体货币,但并非所有新兴经济体货币都会“中招”,那么,已经或即将中招的新兴经济体货币还有及还会有哪些?

首当其冲的是阿根廷比索。尽管8天内3次加息,但阿根廷比索仍然“跌跌不休”,今年至6月底贬值幅度已超过一半,在当时是2018年汇率表现最惨淡的主要新兴经济体货币,如今虽有所稳定,但年内跌幅也高达35%.

除此之外,被“土改”搞得焦头烂额的南非,其本币南非兰特汇率也岌岌可危:10日的“长刀之夜”,多个新兴经济体货币品种跟风下跌,南非兰特跌幅高达2.8%,仅次于土耳其里拉和阿根廷比索(隔夜单日下跌3.8%),其脆弱和敏感度可见一斑。

一些欧洲分析家认为,诸如波兰兹罗提、匈牙利福林这类游离于欧元区边缘的货币也存在很大崩盘风险,它们很可能在美元和欧元竞相叠起的“防洪坝”间,无奈地成为“泄洪区”,承担两强的共同冲击。

分析家们指出,“特朗普闷棍”的要诀是“趁乱侮亡”,即突出针对那些自身经济和金融结构出现严重破绽的新兴经济体,如果这些新兴经济体在推动自身经济发展过程中吃了太多“补药”,即增加过多短期美元债务,则“闷棍杀伤力”将会倍增。倘这些新兴经济体还求贷于国际市场或第三方,这种“杀伤力”还会“传染”,波及更多国家(当然同样有可能反噬美国自己)。土耳其、俄罗斯和委内瑞拉,包括同样已陷入崩盘窘境的阿根廷,无不具备上述问题,且都被沉重的美元债务偿还包袱压得难以喘息,在这种情况下慢说一闷棍,即便一根稻草也能压弯它们的脊梁。

未来“高危”本币仍将集中于具备上述两大条件、尤其自身预算缺口大,美元短期债务沉重的新兴经济体货币,而不具备上述两个条件的新兴市场货币,或本身具备较强“抗击打能力”的主流货币,即便挨上一两棍,也大可咬牙挺过去。

来源:南方都市报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