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酒店动态 >北京人喝酒居然这么多门道,喝的不是酒,喝的是舒坦!

北京人喝酒居然这么多门道,喝的不是酒,喝的是舒坦!

  • 发布时间:2022-07-05 08:08:36
  • 作者:四九城

北京人过去只认三种酒——老白干、烧酒和二锅头。至于其他的牌子,基本入不了咱北京人的眼。咱北京人喝酒讲究只喝二两,这样既不会因为喝酒伤身子,又过了自己的酒瘾,这里有个“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说道儿。

疲乏一天的小哥儿几个,老哥儿几个,凑一块儿胡喷乱侃,张家娘们儿,李家姑娘的荤素一番,真是应了那句“天子呼来不上船,自言臣是酒中仙”,任凭有多少烦事儿,此时此刻我就是爷,爷现在的眼里一切太平。


北京人喝酒,寻常人家,最讲究聚会到家中喝酒。这一点与南方尤其与上海不同,上海人请朋友喝酒,讲究到饭店,以显示尊重与大方。北京人如果请的是真正看得起的朋友,到饭店去显得生分,只有请到中,才把你看成是一家人。


这不是北京人为了节省钱,嫌到饭店喝酒花费贵,而是一份热情与真情,北京人把家看做是最神圣之地,是向亲朋好友显示的最后一张王牌。北京人家中也不见得多么宽敞,也要把朋友请到家中聚饮一番。请到家中,与请到饭店去喝酒,是北京人对朋友亲热、信任程度的一道分水岭。


北京人请朋友聚在家中喝酒,一般是主妇亲自下厨,亲手烧几样下酒的菜,即使色香味赶不上饭店,却是必须的情意。而且,那菜一定要足量的,宁肯吃不下,也不能见到碟空碗净。

您要是说今天我馋了,想吃点荤的就酒,那你肯定要点一下几样—酱牛肉、豆酱儿、炸小黄花鱼,或者凉拌猪耳朵、猪头肉。咱北京人吃的荤菜就这几种,您要是在街上听见谁喝酒吃着什么红烧肉,大排骨的,您放心吧,那不是咱们北京人。


要赶上家里来了至好的朋友,老婆便摸两个咸鸭蛋,或切成沿,或干脆放桌上,哥儿俩一人一个,用筷子头儿将鸭蛋捅个一分、二分硬币大小的洞,用筷子一点点儿地夹着吃,说是吃,其实就是每筷子夹一点,咂摸滋味就酒,喝着,聊着,直到面红耳赤。


要赶上家里来了会喝酒的,媳妇便得去编排了。弄个葱花摊鸡蛋、买块豆腐拌小葱,或是现成的腌萝卜皮上碟儿,在就是洗两条黄瓜放案板上一拍,浇上酱油醋儿或芝麻酱拌,几盘凉菜就齐了,又省钱又有面儿。

您要是说最近我就想吃点有嚼头的,吃起来嘎嘣脆的那种,那就要说两种酒菜了。一个是开花豆,就是蚕豆炸一下。另一个就是炸花生米,油的量一定要控制好。别放太多,这两样足够让您的咀嚼肌和牙得到充分的锻炼。


您要是再馋点,想喝酒的时候再搭配个主食,那您只能选一样,那绝对是烙饼了。尤其是您吃酱牛肉或者猪头肉的时候,拿大饼一卷,那滋味,叫一个爽,您立刻就会有“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快感。


北京人喝酒,讲究劝酒,酒必须十分满。一杯满上、饮下,再一杯紧接着满上,而且,北京人自己要以身作则,先仰脖一口灌下,热情恳切而不容置辩让你必须饮下。

北京人喝酒,喝的就是这痛快劲儿。在家中喝酒,一般不谈利害、不涉交易,如果为利害交易,就不会设在家中。因此,在北京家宴中喝酒,能喝出北京人淳朴古老的遗风,那一份快要淡去逝去的真情、友情与纯净美好,让酒穿肠而过,滋润了干枯的心田,烧热了枯萎的精神,便是喝醉了也心甘情愿。


北京人请朋友聚在家中喝酒,如果家中客厅狭小,一般会将酒桌摆放在卧室,床便是座位,主人把隐私毫无顾忌地暴露在外,显示出一份浓意胜酒的情分。喝醉了,你就倒床呼呼大睡,像在自己家中一样,才让北京人舒服、熨贴。


“佛经”“诗经”这些您听说过,然而北京还有部“酒经”!

酒经一:酒友称呼


想必您一定听说过酒鬼、酒腻子,但您知道酒星、酒包吗?别着急,待我一一为您道来。过去老北京四合院里喜欢喝酒的人多,其称呼也各不相同。


 “酒友”是泛称,指那些以酒为友,时不常地聚在一起饮酒谈天的人,既是一种感情的交流,也是休闲的一种方式。


“酒星”是指酒量很大,但不是天天喝,要喝就喝个痛快,甭管喝多少,也跟没事儿似的,该干什么干什么的人,使人另眼相待,一般人不敢轻易和他们坐在一起喝酒。


“酒包”是那些酒量大,每顿儿都要喝上四两半斤的,而且多是高度的白酒,时不常就高一回。


“酒腻子”相对来说酒量并不见得很大,但天天离不开酒,顿儿、顿儿少不了酒,一天能喝八顿儿,每顿儿也就二两,酒菜也简单,一根黄瓜或一把花生米就齐了,有时候就白嘴儿喝,一喝高了准生事儿,是胡同里最让人瞧不起的人。


“酒鬼”是对那些嗜酒如命,整天不务正业,除了酒没有别的,经常喝得醉醺醺人的贬称,正经喝酒的人很少和这些人坐在一起喝酒。

酒经二:酒友等级 


都说人分三六九等,这喝酒的人同样也有等级划分,而且各等还有各等不同的感受。不信,您看:这一等为“抿”,就是轻轻地用嘴在酒杯上抿上几小口,顿觉爽快,最多喝一两来酒,使人心情舒畅。


二等为“品”,就是用嘴一小口一小口地慢品,二两酒下肚,给人有一种陶然之感,心明气爽,恰到好处。


三等为“喝”,三两的杯子,三口两口下去后,便有了微醉,一觉睡过来,神志明白,该干什么干什么。


四等为“饮”,喝酒如喝凉水,四两起步,喝着、喝着话就多了,两眼犯直,醉眼朦胧,走起路来脚底下没根儿。


五等为“灌”,总恨那酒下去的慢,端起杯子仰口而进,半斤酒下去,就大醉了,语言不清,哭笑不能自控,最容易耍酒疯。


六等为“吹”,喝酒不用杯子,直接用瓶子嘴对嘴,与其说是喝酒,不如说是往肚子里顺,一会儿就酩酊如泥,人事不知。


北京人将这甜言蜜语——花言巧语——豪言壮语——自言自语——不言不语,称之为酒桌上五种境界。

北京人喝酒,讲究的是“人间路窄酒杯宽”。

北京人喝酒,讲究的是“功名万里外,心事一杯中”。

北京人喝酒,讲究的是冷酒伤胃、热酒伤肝、无酒伤心——最后一点尤为重要!


咱们再来聊聊北京人经常吃的下酒菜。老北京把最适于喝酒时吃的菜,叫“下酒菜”。


老北京的下酒菜儿,不为吃菜只为喝酒。如此这般,下酒菜的“讲究”,也就成了“将就”。将就酒不将就饭,讲究简不讲究繁。就为喝酒。


符合此等“将究”的菜,多为凉菜。凉菜无须煎炒烹炸,不必大动干戈,又叫“小菜儿”。


老北京还讲究“先茶、后酒、饭后烟”。先茶清口,后酒助兴,饭后一支烟赛过小神仙。按这样的讲究,下酒菜儿该在茶后饭前。饭前上酒菜,酒菜多凉菜,这就有了“先凉、后热、一道汤”的排场。


真到了讲排场的时候,下酒菜就不能将就了,得跟着讲究。一讲究,叫法也变了,“下酒菜儿”讲究成了“凉菜”。


平常来两口儿,有盘儿五香花生米或小葱儿拌豆腐也就结了,由此可见,“下酒菜儿”当是“家常菜”“实惠菜”,“可口菜”“百姓菜”。


北京人不管事业有成,还是腰缠万贯。可跟朋友喝起小酒儿,依旧一口儿家常下酒菜儿。一约就应,一叫就到,跟这样的朋友喝酒。那是真喝酒,喝起酒来都香。


老北京家常下酒菜儿

花生米

拍黄瓜

开花豆

咸鸭蛋

煮花生

煮毛豆

爆盐萝卜皮

小葱拌豆腐

油炸花生米

家常炸排叉

小河虾

猪头肉

芥末墩

咯吱盒


刚说了北京人的下酒菜,咱们接下来看看酒腻子的下酒菜,您肯定会被惊到的!反正我是跪了!

石子儿(若干):这种东西一般被随意放在兜内,也有个别的放在特制的小布包内,一般每个大概5-6钱重,表面粗糙。喝酒的时候放在酒馆的小碟内,然后倒上饭桌上常见的酱油、醋、辣椒油等作料。和石子泡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拿出来舔舔。用者一般多见的于农民和小贩。1950年-1988年。1978年后大多采用鹅卵石,少数采用雨花石做材料。

大铁钉(1枚):大小约在6-8公分,少见的也有10公分或者以上的。这种东西一般随意放在兜内,或者用细绳悬挂在脖子上。前者喝酒只去一些有酱制品的地方,例如面馆等地方,因为当时的酱基本上都免费(少量的)。然后用大铁钉蘸着酱,边喝酒边吸允铁钉。而后者往往是什么场合都能应付,在夏天的时候身上往往会出很多汗,铁钉挂在胸前往往沾满了汗碱,等喝酒的时候直接叼在嘴里,吸允汗碱,靠汗碱上的咸味来解决酒菜儿问题。而且闲来还能用来剔牙。用者一般多见于工厂车间的工人以及流氓和混混儿。1965年-1982年

锈铁钉(1枚):大小约在6-8公分,这种东西说白了就是大铁钉的前身,用者只是为了其上面的铁锈作酒菜之用。一般情况下不会被带到单位以外的公共场所或者家中使用。等一顿酒喝完,一根满是铁锈的大钉子往往被舔得非常亮,放在兜里就是前面提到过的大铁钉了。用者一般多见于铁路工人及少数的拾荒者。1967年-1985年,1980年后改为使用钢钉。

花生米(1粒):首先说明,这种喝酒的人很有涵养,不是因为只有一粒,而是就图那种心气儿。一般只用于家中自己或者和周围的邻居街坊喝酒,而且都是些往往是上了年纪的人。用法是在喝酒之前先把花生掰成两个,然后再把两个掰成四个,四个掰成八个,如此一来,一直掰到几乎成粉状为止。喝酒的时候用食指尖儿蘸上一小粒放在舌尖舔舔。这里有一个老理儿,如果一人的花生粒吃完了向对方要几粒的时候对方一定要给,而且在给的过程中还要说:“给!你这个菜虎子!”用者一般多见于老一辈退役军人和离退休干部。时间可追溯到解放前,最晚见于1987年。

大盐粒儿:中国最古老的饮酒方法了,很少有人使用,在当时的条件下也很难弄得到。用法一般在喝完最后一滴酒后口含那么一点。用者多见于车老板儿(赶大车的)。。最晚见于1993年。


相关阅读:

老北京里外“刷油儿”的肉饼,看完了您肯定馋!

老北京清真老字号“一楼、两烤、三轩、四顺”,您都知道吗?

地坛庙会珍贵视频,过去的北京小吃那叫一个香,可现在吃不到了!

这么冷的天儿,来碗卤煮暖和一下,要不再加个小二!

北京的胡同,饭点儿飘香!

和老北京比,现在根本不叫下馆子,只能说是填饱肚子!

欢迎投稿:i49ch@qq.com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四九城,欢迎您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