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望京和颐酒店女生遇袭为何无人搭救?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3-13 14:24:5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近日,一段名为“北京望京798和颐酒店女生遇袭”的视频在网上传播,引起朋友圈疯狂转发。视频中,一名身穿黑色上衣的男子努力拉扯一名身着粉色大衣的女子。从外地来北京办事的女士弯弯(孟女士)表示,4月3日其在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北路望京798和颐酒店入住时,被陌生男子跟踪后强行拖拽,后被抓住头发用力撕扯,在大声呼喊后,围观者逐渐增多,陌生男子逃走。

 

视频中,可以看到孟女士在被拖拽期间,电梯和楼道一直有人进进出出,甚至有酒店服务人员上前询问,并进行劝阻,但认为两人是情侣关系并未进行制止。在孟女士大声呼喊,并一再表示自己不认识该名男子后,也并没有上前强力制止。直到该男子准备将孟女士拖进电梯间,孟女士的手被一名女房客抓住、围观人员增多时,该男子才逃走。事后如家公司和北京警方都表示要进行调查,并表示并未对孟女士身体和财物造成伤害。

 

暴力拖拽和精神恐吓对心理和精神的伤害算不算伤害?除非肢体和器官毁损,其他伤害算不算伤害?难道不会点功夫还真不让出门了?

 

撇开受害人所说的望京798和颐酒店酒店有卖淫案底的爆料,和颐酒店方安保制度的疏漏、管理人员的冷漠,以及如家集团事后处理的失误和公关的缺失,仅就孟女士的这次痛苦遭遇,对她身心造成的巨大伤害,需要我们每个人认真思考,为何在一个人来人往、旅客密集居住的高端酒店会发生如此骇人的事件?当年轻女士被不明男子侵害时,为何常常会因被误认为情侣而屡屡得逞?


 

沈女士地铁里遇到“惊魂一幕”

就在两年前,新京报也曾报道过北京地铁站里沈女士经历的“惊魂一幕”。2013年8月13日晚7点,下班的沈女士搭乘地铁6号线回家,在金台路站西南口进站电梯底部,被一名陌生男子拦住并撕拽,陌生男子大喊“我可逮着你了,我找了你一天,你偷了我的车还跑,走,跟我走!”,现场当时有五六名乘客经过,但都没有停下脚步。现场的杜先生说,“我还以为是男女朋友吵架呢。”他和其他乘客都没有上前干涉。直到沈女士跑到安检处,死死抱住地铁安检人员,并大声呼救,才被地铁人员救下。

 

针对单身女士屡屡受袭,有人制定了遇到突发危险的保护秘籍。先不说单身女士受到暴力威胁时是否需要准备防狼喷雾剂、辣椒水、高跟鞋这些所谓的防身武器,如果经过你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对你的呼救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的冷漠路人,即便你像美国公民一样可以随身携带防身武器,你能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么?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为什么陌生男子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施暴?


我们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如果路遇大人欺负孩子,或者年轻人殴打老人,我们或许会施以援手,搭手相救。如果遇到觉得可能是情侣的吵架、打架,即便一方对另一方施以暴力伤害,大多也只是袖手旁观,最多厉声呵斥几句,很少会有人挺身而出,上前拦阻,保护受害者。至于有人甘冒危险,上前制止施暴者的伤害行为,实在少之又少。


 


情侣争执是传统的家务事


 中国传统文化里有“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说法,别人的事与我无关,我何必多管闲事呢?弄不好自己惹一身骚,招致羞辱,反倒不美。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国人秉承“家丑不可外扬”的传统理念,传统女人自小便被教导“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也很少把自己当做一个需要尊重的独立个人。人家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们不知道,人家不说,外人何必多此一举,横加干涉呢?一般人不愿过多参与家庭纠纷。不然人家夫妻和好,一致对外,干涉的反而成了两口子同仇敌忾的仇人。


 这一点,对于在农村长大的我来说,体会深刻。在农村,常常是家庭暴力泛滥,丈夫打妻子,大人打孩子,除了自己家里人拦阻,偶尔邻居相劝,其他人基本不大过问。如果出现了身体伤害,妻子不堪屈辱,甚至发生自杀他杀的悲剧,还会有女方娘家人出面交涉,或者伸冤寻求公理。如果外人介入,农村习惯称之为“管闲事”。所谓“闲事”,通常认为是吃饱了没事干才干的事,就是没事找事。如果不是本族德高望重的长辈,不是过去传统的族长、乡绅,你去介入这些家庭纠纷,绝对是自讨苦吃,不如躲开算了。当然,作为族长介入本家族事务,那也是分内之事。

 

家务事和五项基本原则

 

家与家相处的原则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就有了“和平相处五项基本原则”。五项基本原则中,“平等互利”、“和平共处”不过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幌子,真正重要的还是“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说白了,就是我是家里的老大,我家的事情我说了算,你无权干涉。我打老婆,打儿子,甚至虐待家人都是我的家务事。你要是不识抬举,敢插手干涉,休怪我不客气!当然,你要是势力大,拳头硬,真要干涉了,我也只能认命。这样你就成了家长,咱们就是一家了。你实行家长制,我理当顺从。所谓中国历史上屡屡被外敌侵犯,外敌最后被中华传统文化同化的历史,不过是外族做王的一种美妙说辞而已。


 

国就是家  家就是国  

 

儒家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家是国的缩影,国是家的放大和扩展,国君、皇帝是所有人的大家长,是所有国民的父亲,所以才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说法,才有家国一体,家国同构的认识。推而广之,地方官员也成了“父母官”。


国家既然是国君、皇帝一家的,人家国君、皇帝都是一个家族,所有人都不过是国君、皇帝的臣民,财产都是皇家的私产。因此,国君、皇帝的家事就是国事,国君、皇帝的家法就是国家的公法。除了国君、皇帝的公事,天下没有公事。除了国君、皇帝的家法,国家没有别的法律。
 

既然家务事属于私的范畴,不许外人干涉,国君、皇帝家的家事平民就不能乱说话。如果外人贸然干涉皇帝兴废的家务事,你就要做好被砍头的准备。从这个角度看,慈禧太后杀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就有她的道理——皇家私人事务,岂容他人置啄?

 

国事如此,家事依然。对于个人而言,家事有家法管理。家里孩子、女人也是家长的私产,家长有权决定如何处理,对女人不是一直有“弃之如敝履”的说法吗。因此,传统社会家法盛行,女人不受尊重,家里有事首先不是先报官府,而是首先由家法解决。何况国家法律不也是皇帝的家法吗?朱家的事务,你可以按照《朱子家训》治理;曾家的事务,可以按照《曾子家训》管理。国家事务是皇家的事务,就要按照《秦律》、《大明律》、《大清律》严加管理。

 

既然有三纲五常,父子、君臣、夫妇都不平等,公、私不分,家法由家长说了算,国事由皇帝说了算,不存在什么对等原则,更不要谈什么平等主体。除了家长、皇帝,其他个人权利都被剥夺,家庭暴力自然就成了普遍现象。


 

暴力行为的普遍化

 

权力拥有者有权行使暴力。家里家长为大,皇帝对臣民使用暴力,官府对百姓使用暴力,长辈对晚辈使用暴力,家长对孩子使用暴力,丈夫对妻子使用暴力,就有了合理性。从这个角度理解,文革中所谓令人发指的暴行不过是传统暴力观念的集中爆发而已。黄巢制石臼碾肉糜,张献忠屠川、努尔哈赤杀穷鬼杀富户、洪秀全大肆屠戮江南,说来都惊天地涕鬼神,也不过是家长权力暴力行为的放大而已。

 

我们从小在暴力肆虐的环境里成长,已经习惯了暴力行为,崇拜暴力的源头——权力,对权力拥有者顶礼膜拜,即便是掌权者罪恶滔天,也很少去问其权力来自何处,用权行善还是作恶。于是,权力暴行的受害者变成了权力暴行的崇拜者。

于是,很多时候,我们往往是非模糊,没有正义感,甚至不愿知道何为善恶。一面对施暴的权力大加讨伐,一面又对其趋之若鹜。于是我们对这样的事已经习以为常:先前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人,一旦有了权力,马上飞扬跋扈,暴虐无比。

 

面对暴力行为的普遍化,我们已经学会了泰然处之,从容面对。于是乎,大街上打架很少看到有人出面制止,更别说有人挺身而出,“和违法犯罪行为进行坚决斗争”了。

 

因为缺少敢于和违法犯罪进行坚决斗争的勇士,政府只好设立一个“见义勇为奖”。奖励的效果如何,遭遇了这次“北京望京798和颐酒店女生遇袭”事件,相信孟女士最有发言权。


 

谁应该担责?

 

“北京望京798和颐酒店女生遇袭”事件暴露出我们很多人的冷漠,和对暴力行为的格外宽容。这既有我们每个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的深层原因,也有国家执法机构对暴力行为的纵容。


曾几何时,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进一步贯彻“调解优先、调判结合”工作原则的若干意见》,要求贯彻“调解优先、调判结合”工作原则,并将调解优先作为社会管理创新的重要内容。文件甚至提出了把调解、和解和协调案件范围从民事案件逐步扩展到刑事自诉案件、轻微刑事案件、刑事附带民事案件,要求做到能调则调,不放过诉讼和诉讼前后各个阶段出现的调解可能性,尽可能把握一切调解结案的机会。于是法治精神被抛到了脑后,“案结事了”成了最高标准,息事宁人最为关键。

 

按照调解优先原则办案,刑事案件尚且需要调解优先,很多违法犯罪行为只要当事双方达成和解,不再追究,执法机关就算了结,至于当事一方是否违法犯罪,并非执法机关关注的重点。可想而知,在和“解优先”的大旗下,多少违法犯罪行为就这样不了了之,多少违法犯罪分子就这样逍遥法外了。至于你是主动和解,还是在威逼下被动和解,执法机关并不关心。

如果违法犯罪分子可以都可以主动寻求调解,不被追究刑事责任,对于路遇违法犯罪行为的见义勇为者,万一出手重了,伤到了犯罪分子,还可能要承担法律责任。试想,谁还会多管闲事,像“和颐酒店女生遇袭”时愿意英雄救美呢?

 

如果“和颐酒店女生遇袭”案件发生在法制健全的国家,会是什么结果?首先施暴的黑衣男子现场马上就会被旁人制服,即便逃脱,很快会被警方抓获,按照其暴力伤害程度追究其刑事责任,并按照对受害人的身体和精神伤害程度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涉事的和颐酒店也会因为安保不力、管理不善,甚至被舆论质疑的与施害人勾结协同犯罪而被调查,承担连带责任。如家公司、携程公司都会受到媒体的激烈批评,其股价会受到很大影响。
 而目前,在首都北京,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有网络各路豪杰在积极出谋划策——如果自己遇到了“和颐酒店女生遇袭”案件时,我们应该用什么方式保护自己,尽快逃脱,是用辣椒喷雾剂呢,还是辱骂激怒路人寻求外力介入呢?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冷漠和对罪恶的纵容承担责任,受到良心的谴责。但目前谁又应该第一时间站出来呢?


 

版权所有,转发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支持原创   打赏随意   打赏请长按二维码并识别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