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我不再玩政治游戏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5:32:1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文尾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李敖:我不再玩政治游戏了


来源:南方新闻网

转自:北京文艺网

作者:李敖

http://www.artsbj.com/Html/paimai/xinwen_3304_1788.html

 

“我现在就希望跟这个岛完全切掉,我不上网,不用电脑,不用手机,每个礼拜一个人在山上待六天,做研究,写我的书。”

 

“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回大陆了。我年事已高,我怕你们看到我,毕竟我已经老去。拳王阿里当初一拳打下去两百磅,后来他得了帕金森症没有了力量。我现在也有这种感觉,害怕你们把现在的我跟过去比较。”

 

8月29日,在锦江饭店贵宾楼门口,75岁的李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行时,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就想请李敖到北京观看。但当时李敖身体情况不好,未能成行。2010年上海世博开展后,刘长乐在台湾面请李敖到上海观看,但李敖以需要调养身体婉言谢绝。

 

后来,因高中毕业的儿子李戡拒绝了台湾大学和台湾清华大学,一心要到北京大学就读,刘长乐以“送儿上北大”为由,劝李敖前往大陆,顺便观摩上海世博,这回李敖答应了,带着老婆、儿子、女儿飞到了上海。“看世博会只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跟李戡、李谌和太太集体出行一次。因为我75岁了,跟我同年的帕瓦罗蒂已经死掉了,我也岌岌可危,年事已高,也可能来日无多,所以趁机跟家庭有一个打着世博旗号的团聚,也很好。”

 

在上海的三天里,李敖一家人在国务院台办的安排下,以贵宾身份经特殊通道参观了世博会的中国馆和上海、台湾等场馆,还探访了上海博物馆、上海图书馆及博古斋;并专程前往杭州,到浙江博物馆观看明年将在台北合璧的《富春山居图》,乘船游览西湖,观看了《印象西湖》。

 

此间,李敖在上海锦江饭店召开了《李敖大全集》修订版的新闻发布会。会后,李敖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独家专访。

 

在去上海博物馆的路上,李敖带着一家人专门抽空去参观了他14岁时生活过的街区,南京路上的国际饭店和金门大饭店。“我在缉规中学(即现上海市东中学)念书,我去商务印书馆的时候经常经过这里,但那个时候我没有钱,不敢进来消费。”

 

1948年12月,14岁的李敖跟随父母从北京迁到上海。在缉规中学读了3个月的书,上海话还没有学会。“我亲眼看到国民党把黄金征收了以后换成金圆券,然后又卖出来,在黑市卖2两的价钱,天一亮大家就朝着四行仓库,蜂拥而至,上海的警察骑着马,叫‘飞行部队’,拿着鞭子打都打不散。”

 

1949年5月,李敖随同父母坐上了上海开往台湾的最后一班难民船。

 

在前往医院看骨折的二姐李繤的路上,李敖在车上送给南方周末记者一本他的新书《阳痿美国》。“我大姐二姐都在大陆。”为躲避战乱,李敖一家从哈尔滨搬到北京,从北京又搬到上海,“原以为国民党至少能够守住江南,两党沿江分治,没想到国民党会败得那么快。”李敖一家留下在北京读大学的大姐李珉和读高中的二姐李繤,跑到了台湾。一家人从此两地分离,几十年后才得以相见。

 

“我亲眼看到国民党兵败山倒的那副德性,然后他们到了台湾以后就改写这段历史,忽然就觉得自己变成好人了,也变成耀武扬威了,我很看不惯,历史也有假造的。所以我一直在台湾浇国民党凉水,扯他后腿,一直干这行,成绩倒也不错。”李敖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说。

 

在台湾大学历史系就读及主编《文星》时期,李敖曾经鼓吹“全盘西化”的道路,还鼓吹自由主义思潮,反对中国国民党独裁,为争取言论自由而努力。

 

“那时候我避免谈的问题是中国真正的前途问题,从富国强国这个观点来看,就只有一条路:全盘西化。历史和现实证明中国的刀枪剑戟抵抗不了西方现代的船坚炮利,你想国家富强、船坚炮利、不被人欺负,跟西方学那部分很务实的价值观就好了。”

 

在监狱里呆了6年,李敖想明白了一件事。“当时蒋介石政权想整我,他本来是江河日下的政权,是美国人支持的‘右’派政权,只要你是‘右’派政权就没事。所以当我坐牢的时候,美国参议员或者国务院没有发表谈话,没有帮我喊冤,也没有关切我。美国从来不在台湾打人权牌,坐牢让我觉悟到——美国不是我的朋友,所以,后来美国国务院请我去美国我也没去。”

 

李敖“本来对美国印象挺好的,后来发现越来越不对劲”。“我们年轻的时候,都受美国的影响,因为它实力全球最强,这个太吸引我们了。现在我年纪大了才知道,美国的富强是建筑在以邻为壑的基础之上,过去布雷顿森林体系规定,黄金跟美元是挂钩的,在尼克松总统时代扯开了,美元没有金本位的保障了。2/3的美元在海外,这不是可以任意整人吗?”

 

李敖一激动,就翻开他的《阳痿美国》,指着某个数据说:“现在美国人印100块钱美钞,其中41块是我们的钱,它的成本才2美分。大陆现在买了9000亿美金的国库债,会出问题,令我很痛苦。如果美金贬值,我们跟着倒霉。”

 

他给南方周末记者举的最新例子是:“2008年5月2日美国的生物能源问责里有一篇学术报告说,因为中国人现在开始吃肉吃得多了,所以影响了世界的粮食生产。肉应该是美国人吃的,中国人吃多了肉是不可以的,他们这么可恶的对待我们。”

 

李敖对美国式生活在中国大行其道忧心忡忡,他指着淮海路上行驶的一辆辆汽车说:“中国人常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美国人拼命地消耗资源,一个人一辆汽车,完全是不负责任的浪费。中国也在朝这个方向发展,整个中国的资源只是美国加州一个省的资源,我们地够大了,物一点都不博。我们13亿人口里面有8亿人在全球化时代是没有国际竞争力的。怎么办?”

 

李敖还说自己“年纪越大越反美”。“当年邓小平访美,卡特批评中国没有民主,人民没有迁徙自由。邓小平反问:‘给你1000万人口你要不要?’他说不要。人口多变成了中国很大的一个包袱,因为计划生育男女人口比例也不对。美国一个人有30只羊,中国10个人分不到一头羊,你会分羊给我吗?你不会给我。那你不能够把你的道德标准强加给我,就好像《京都议定书》一样,美国不接受,我为什么要接受?”

 

从“全盘西化”到“反美分子”,李敖这样描述这一转折的原因:“我年纪大了思想更成熟了,我更了解美国这个国家了,这跟我年轻时的想法不太一样,当年看到美国的缺点比较少,现在看到了更多,这些观察全部都在《阳痿美国》里。”

 

李敖希望这本书能够在大陆正式出版。

 

200台币买的古董卖了300万美金

 

“我现在就希望跟这个岛完全切掉,我不上网,不用电脑,不用手机,每个礼拜一个人在山上待六天,做研究,写我的书。”李敖对南方周末记者描述了自己晚年生活的情形。

 

“神州文化之旅”后,回到台湾,李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里。一是告别政治,继竞选“总统”、竞选台北市长失败后,李敖宣布不再续选“立法委员”;二是闭门写作,他连续出版了《虚拟的十七岁》、《李敖议坛哀思录》、《阳痿美国》;三是安心养病,这几年里他动了几次手术,在前列腺手术后彻底和情妇分手。

 

在上海的几天里,李敖一直在抱怨自己被边缘化:“我后天就回到中国的台湾。并不是我喜欢台湾,台湾只有一点吸引我,我要骂谁就骂谁,想骂谁就骂谁,要写什么就写什么,想出书就出书。在96本书被查禁以后,我混到了今天这一点特权。可是我还是输了,因为我已经抓不到主流的媒体了。”

 

在“立法院”的几年,李敖在抗议美国售台军购案时,曾经拿出自己年轻时当兵的全裸照片抗议;在《虚拟的十七岁》台北新书发布会时,聘请漂亮的十七岁模特走秀宣传;在自己的一个电视生日晚会上接受全裸美女送的阳具造型蛋糕。

 

“没有媒体关注你的时候,你再有思想语言再精彩,都没有用。有了发言的平台和机会,你的声音才会被人听到,让你的思想传播出去。”李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经过3年台湾“立法院”的政治生活,李敖对台湾政治已经彻底厌倦。“台湾太小了,我不再玩政治游戏了,我已经关心了三年,不值得我再花人生最后的时光去关心了。”不管是陈水扁政权时代还是现任马英九政权,李敖都没有兴趣再谈,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所有的(议会)经历和心得都在《李敖议坛哀思录》里了。”

 

至今没在大陆出版的《虚拟的十七岁》长达36万字,描述一个脑部被植入电脑晶片的十七岁女生与六十七岁学术大师的忘年之爱。李敖强调这是一本哲学小说,警告人类要学会抵抗电脑的控制和诱惑。

 

这本书与一直陪伴在李敖身边的儿子李戡有关。“电脑真是控制人,电脑在我儿子手里,你是抢不掉的,根本管不了。我预计人类再过五十年后会被电脑统治,因此人类要思考如何抵抗电脑。”

 

在回顾自己一生时,李敖最骄傲的是自己“会赚钱”,从而保持了彻底的人格自由和独立。他对南方周末记者透露,他赚钱不是靠外界说的“打官司”,而是靠买卖古董、文物赚到了钱。

 

“当时很多从大陆来台湾的人,他们带来了很多古董,我曾经在地摊上以200台币买了一件古董,经过我考证、包装后,专门写了一本书,打倒了大陆专家,他们认为这个东西没有了,后来大陆专家都到台湾来看,那是真的,最后我卖了300万美金。我家里还有几件这样的古董,价格太贵了,很难卖。”李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钱可以保住我两点:第一,使我青春永驻;第二,不看人脸色,能够保证我独来独往。颜回32岁因为营养不良就死掉了,我可以抵抗任何的人类病痛、穷苦,用钱保住我的独立。没有人能够收买我,因为我很有钱。”

 

但李敖也有他自认为的人生遗憾:女友太少。连现任妻子在内,李敖写到书里的,共有21位女友。

 

“我为什么那么风流,这方面多少跟我坐牢有关系,一个是对美国的幻想消失了,一个是我女朋友小蕾走掉了,写信给我不再等我了。我当时在监狱里觉得天都塌下来了。坐牢以后我的人生观有改变,出来以后更愤世嫉俗,我觉得人是不可靠的,我对男朋友们都失望了,所以后来我找了很多女朋友。”李敖这样解释他的情感经历。

 

“在五十岁以前,我看到女孩子立刻下手;六十岁以后,看到漂亮女孩是‘天人交战,内心挣扎’;到了七十岁以后,是看了调头就走,我老了。我为什么跟你公开这个呢?很多人都认为我很严肃,但其实我不是一个很严肃的人。”李敖说。



  敬请关注《月上秦淮》公众号       


声明

“琴棋书画诗酒花”除“原作原创”外,所转载内容,只想与微友共同分享,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如需转载,务请注明出处,谢谢。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