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院】锦江饭店:上海第一家国宾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3-25 07:26:4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国企管理

中国专注国资国企管理的国家级财经媒体。

本文为2016年05月出版的《国企管理》第18期文章

综合整理:王 澜

  上海锦江饭店,是改革开放前上海仅有的十大饭店的龙头老大,有着悠久的文化历史背景,它的前身是誉名海内外的锦江川菜馆,在那个风云变化的时代,锦江饭店成了历史名人传奇人生的一个交汇点。



解放初期,为了建立一所接待外宾和中央首长的饭店,经陈毅、潘汉年提议,将董竹君的锦江川菜馆和锦江茶室两店与沙逊大厦合并,在上海人民政府的支持下,创立了上海第一家可以接待国宾的“锦江饭店”。 锦江饭店遂成为新中国成立后,上海第一家可供中央首长、外宾们食宿和召开重要会议的安全场所。


缘起——董竹君的“锦江小餐”

锦江饭店是从锦江川餐馆发展而来。可以这样说,没有董竹君,就没有锦江川餐馆。

锦江川餐馆是董竹君一手经营创办的。董竹君以坚毅的秉性、丰富的学识以及有着特殊背景的个人魅力经营起了这家餐馆,并使其誉名海内外。那时冷清的上海宁海西路地段因这个餐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地价高涨,成为热闹非凡的繁华地带,上海一些军政要人、势力文人和海内外友人都要来光顾品尝,并且无一例外的要排上很长时间的队。

董竹君1900年出生于上海,一生历经晚清辛亥革命、北洋军阀统治、五四运动、北伐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十年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

董竹君的父亲本姓东,后改姓董,拉黄包车为生。父母虽穷,但是还是把她送到了私塾中念书。后由于父亲患了伤寒症,无奈之下,她只有中途辍学。由于父亲身体状况直落千丈,无奈之下把她押给青楼做三年“清倌人”,卖艺不卖身。两年后,她装病逃出,与常在青楼出没的革命党人夏之时结婚并赴日本留学,入读东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

与夏之时离婚后,1930年春末董竹君办起了小规模的群益纱管厂。董竹君远涉重洋,拉到了一万元股资。1932年1月28日,侵华日军进攻上海闸北,群益纱管厂遭到炮击,被迫停工。

1934年底,董竹君得一位四川友人李嵩高先生慷慨资助二千元,得以在上海华格桌路三十一号,租用一底三层。1935年3月15日“锦江小餐”在上海正式开业。次年,董竹君生日那天又在上海华龙路开设了“锦江茶室”。 

在“锦江小餐”开业那天,顾客就拥挤得水泄不通,店门两旁、马路中心都挤满了顾客。店内过道、厕所旁边,无处不加添座位,客人从头顶上互相帮助传递菜肴及账单。

不仅开门红,开张以后一直座无虚席,连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以及当时南京政府要人和上海军政界人物来吃饭也得等上很久。门前总是车水马龙,汽车停满对面空地,盛况轰动全市。

这种盛况必须进行扩充店面。但当时董竹君因资金问题只能徐徐图来。杜月笙是当时锦江的常客,几乎没有一天不来。但他每次到锦江,也得在拥挤的队伍里等上很多时候才能就座。有一次,他终于发火了,对服务员说:“生意这样好,人这么拥挤,怎么不扩充?你去告诉老板娘,需要房子我愿意叫房东孙梅堂设法。”就这样“锦江小餐”扩充营业升级为“锦江川菜馆”。

1935年3月15日,锦江川菜馆正式挂牌营业。其间,董竹君还不忘追随革命的步伐,尽其所能暗中掩护共产党的地下工作,秘密帮助、掩护共产党人。许多中国共产党中央领导人都曾来过这里,这里成为他们经常约会碰头的地点。

“八一三”事变爆发,日军进攻上海,郭沫若回国到上海宣传抗日,董竹君为他包下了一日三餐,以实际行动支援抗日事业。她不仅让女儿们受最好的教育,还把自己的一个女儿送到苏区参加了革命。

八年抗战胜利后,1945年,董竹君与一子三女在上海团聚,不久又送三个女儿去美国读书。解放战争期间,董竹君又为掩护共产党地下工作做了不少事。上海解放时,董竹君设宴庆祝,席间潘汉年、张爱萍、朱时轮等都来祝酒。


  解放初期,为了建立一所接待外宾和中央首长的饭店,将董竹君的锦江川菜馆和锦江茶室两店与沙逊大厦合并,锦江饭店遂成为新中国成立后,上海第一家可供中央首长、外宾们食宿和召开重要会议的安全场所。


  1951年6月,锦江饭店成为新中国成立后上海第一家国宾馆。


诞生——上海第一家国宾馆

新中国成立后,中央领导来上海视察,又有外宾光临访问,而当时内有潜伏特务破坏,外有敌机轰炸,社会秩序很不安定。据此,上海市政府计划创办一个宾馆级的安全接待机构。

1951年3月,上海市副市长潘汉年、市公安局局长杨帆,委派两同志去见董竹君,道明来意:“市政府拟在上海设立招待高级干部与外宾的食宿场所,认为锦江饮誉海内外,又有你的名声,及你培养的思想进步、业务熟练的员工,希望锦江能担当这个光荣的任务。”董竹君欣然应命:“要建设新中国了,能为党和政府多做贡献,深感欣慰。”

“锦江川菜馆”及后来开设的“锦江茶室”迁入华懋公寓(现锦北楼),此楼也从此改名为锦江饭店,店徽为“竹叶”。由董竹君任董事长,并由后来成为锦江集团创始人之一的儒商任百尊出任经理。一百几十名职工亦分别任职。

1951年6月9日,董竹君主持了锦江饭店隆重的开幕典礼。锦江饭店遂成为新中国成立后,上海第一家可供中央首长、外宾们食宿和召开重要会议的场所。

记得开幕那天,有同志在旁还说了一句趣话:“到底是董先生的面子大,有这么多人送礼祝贺!” 

但对于锦江来说,更重要的变化是所有权的变迁。1951年董竹君将锦江川菜馆和锦江茶室扩为锦江饭店时,毅然将十六年来苦心经营,当时价值十五万美金(折合当时黄金三千两)的“锦江”两店全部恭奉给党和国家,从此锦江成为国有资产。

迁移时,董竹君仅留下郭沫若同志为她写的《沁园春》词一首,及著名人士曾挥毫过的红木“文房四宝”一具。


  锦北楼也即华懋公寓,是当年房地产大王英国爵士“跷脚沙逊”野心膨胀的产物。作为上海最具传奇色彩的老房子之一,华懋公寓接待过诸多传奇的人物,张爱玲在这里构思过小说,杜月笙、黄金荣在这里度过了他们最后的风光……


传奇——500多世界政要留下足迹

迁移到华懋公寓的锦江饭店后来经过扩充,包括五栋房子,分别为锦北楼、贵宾楼、峻岭楼、锦楠楼和锦江小礼堂,它们每一栋都有其特别的意义。

锦北楼也即华懋公寓,是当年房地产大王英国爵士“跷脚沙逊”野心膨胀的产物。始建于1926年,造价超过白银246万两,称为远东第一楼,接待过卓别林、萧伯纳、魏德迈将军、马歇尔将军、司徒雷登等。这座当时上海的第一高楼采用英国歌特式风格,无论是蟹脚扶梯、铜门铁饰还是电梯厅别致的楼层指示钟,都吸引了沪上众多外宾,房子还未完工,却已销售一空。作为上海最具传奇色彩的老房子之一,华懋公寓接待过诸多传奇的人物,张爱玲在这里构思过小说,杜月笙、黄金荣在这里度过了他们最后的风光……

贵宾楼原名格林文纳公寓,是沙逊在华懋公寓一炮打响之后,于1935年投资395万银元建造的。贵宾楼对于锦江饭店来说,具有特殊意义,这栋楼里的中式西式套房是真正的总统套房,只有国家元首才能够入住。1959年,党的八届七中全会中,大部分的中央领导人都住在了这座贵宾楼。

位于锦北楼和贵宾楼中间的锦江小礼堂的历史地位也相当高。上海锦江饭店是世界政要的行宫,见证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锦江小礼堂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场所。1959年3月20日至4月10日党的八届七中全会在锦江小礼堂召开。1972年2月周总理在锦江小礼堂与美国总统尼克松发表了《中美联合公报》,正是该公报,代表了中美正式建交,也正是在锦江饭店,中美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1993年,尼克松第三次访华,再度重游锦江饭店小礼堂。此行让尼克松感慨万千。如今,锦江小礼堂依旧全部用于会议和宴会,见证着一个个国家元首和政要的到访以及重要活动事件的诞生。

峻岭楼则是由6幢四层炮台式公寓组成,由于形似烽火炮台而又称“炮台楼”,它原本是华懋地产公司提供给峻岭公寓和华懋公寓的房客们洽谈生意和商务周旋的场所,也兼顾临时的客房角色,是当时华懋公寓和峻岭公寓放大了的专用客厅和书房。可以说,峻岭楼是上海滩最早的写字间范本。

锦楠楼则是5栋建筑中最年轻的一栋。由于锦江饭店承接众多重要的国事和外事活动,为改善饭店的周边环境以及出于安全等方面的考虑,锦楠楼因此建成。

锦江饭店自1951年开始,便明确要承担完成“政治任务”。或许通过几个第一次接待,可以更加清晰的认识这个新中国的第一个国宾馆。

入住锦江饭店的客人中一半以上来自海外,其中有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00多位首脑人物和政府要员,几乎囊括了半个世纪中的世界政坛风云人物,尼克松、蓬皮杜、田中角荣、撒切尔夫人、铁托、普京等都曾在锦江饭店留下足迹。

1951年5月23日接待世界学联25位学者,这是锦江饭店的首次团队(政治)接待任务,该团队在锦江饭店住了7天。同年的6月12日完成首次接待外国友人的任务。朝鲜舞蹈专家崔承喜是饭店正式开业后作为政治任务接待的首位外国友人,他在锦江饭店住了12天。崔承喜曾担任中央戏剧学院乌研班班主任,郭沫若曾说,崔承喜是在艺术战线上来中国的“志愿军”,一个外国人,能对中国的舞蹈艺术如此的热爱和了解,并投身于其中,这是非常不易的。

1952年10月8日,接待的蒙古人民革命党总书记、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总理尤·泽登巴尔率领的代表团是酒店的首次接待外国首脑。泽登巴尔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位踏上我国国土的外国元首。代表团10月8日抵上海访问,晚宴安排在锦江饭店。

尼赫鲁是第一位来华访问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首脑,也是新中国接待的第一位外国政治首脑。1954年10月19日,尼赫鲁以印度总理兼外交部长的身份,与女儿英迪拉·甘地夫人一起访问中国,第一站到陕西访问。为了欢迎这位“故人”,毛泽东打破外交惯例,破格热情接待。10月28日,尼赫鲁下榻锦江饭店。这天,他还和他的女儿等参加中国福利会幼儿园和少年宫举办的活动。晚上,上海市人民政府在上海艺术剧场举行晚会招待尼赫鲁等观看中国福利会儿童剧团演出的《祖国的园地》。尼赫鲁为锦江饭店的布置和服务连连称赞:“真想不到到了上海,使我忘了在共产主义国家。住在锦江饭店,不仅感到了自由放松,而且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

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一部传奇,而锦江饭店则成了他们人生传奇的一个交汇点。


  锦江国际集团以9900万美元买来了一把打开国际酒店市场的“钥匙”。


发展——获取通向世界的钥匙

拥有着悠久的文化历史背景的锦江饭店经过发展和改革成为改革开放前上海仅有的十大饭店的龙头老大,如今已经成为拥有“中国本土酒店航母”之称的锦江国际酒店集团。

上海锦江国际酒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领先的酒店集团。锦江酒店获许可使用享誉中国的“锦江”及“锦江之星”商标,“锦江”品牌酒店遍布全国,旗下经营管理着从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到经济实惠的经典酒店、豪华酒店、商务酒店和锦江之星旅馆等品牌。

2010年锦江国际集团、美国德尔集团、美国州际酒店与度假村集团签署战略合作项目。这标志着“中国酒店业海外并购第一案”终于尘埃落定,锦江国际集团以9900万美元的价格将这家北美最大的独立酒店管理公司50%的股权收入囊中。

与诸多跨国收购事件相比,9900万美元不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但此次收购发生在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发生在中国酒店业从传统服务业向现代服务业转型的过程中,它一举撬动了国际、国内两大酒店市场。被称为用9900万美元,买来了一把打开国际酒店市场的“钥匙”。

锦江酒店于2006年12月在香港主板成功上市,为中国内地首家登陆香港资本市场的纯中国酒店概念股。截至2015年6月30日,集团在全球范围内拥有或管理的酒店合计超过3000家,客房总数超过36万间,分布于全球55个国家。以客房量计算,锦江酒店位列全球酒店集团前十位。

如今的锦江饭店是上海锦江国际酒店集团的旗舰酒店。推开锦江饭店那两扇宽大厚重、雕有文艺复兴时期图案的大铁门,历史的荣耀与辉煌在这里交融。


责任编辑/蓝玉才

微信编辑/姜春天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