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堂闲扯俱乐部--《厨房小混子》四十一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17 18:36: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面蓝字免费订阅罗生堂

火锅

十一假日完毕,大家又斗志昂扬的回来上班了,一个个小衣服弄的倍儿干净,小胡子刮的倍儿利落,进到厨房里,各自处理着假日期间积累的活计,香港老二儿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了,笑眯眯心情很好的样子,我们都热情的和他打着招呼,“李师傅好”,“李师傅今天够帅啊!”,李师傅慈祥的回应着我们,一派祥和之气,“嗯,看来今儿个老大是不会来了,不然老二不会这么开心”,我心中暗忖,李师傅对老大也是敢怒不敢言,老大急了连他也不放过,不过还是挺佩服老大的,一个外来人,能把刁钻油滑的北京本地人治理的服服帖帖,还是有一定手腕的,这个是能力。

春伟晃晃悠悠的过来了,满面春风的,“你丫这节过爽了吧?”,我问道,“那绝对爽呀,嘿嘿”,春伟说,“我他妈不爽,节前挨一顿臭屌,你丫说怎么办吧?”,我故做气愤的说,“请你丫吃饭,行了吧”,“行,先欠着,最近不知道吃啥,等我想起来告诉你啊”,我说着,“赶紧他妈的干活去,扯什么淡呢”,斌哥一脚踹在我屁股上,笑骂道,“你丫找死呢?”,我作歇斯底里状看着斌哥,“你丫说这话的时候过脑子了吗?”,斌哥镇静的问我,“说你呢春伟,你丫找死呢?”,我眼神一转,看着春伟,斌哥哈哈大笑,春伟又踹我一脚,“靠,干活去了,你们丫都欺负我”,我去刨萝卜片插花儿去了,美好的一天在逗闷子中开始了。

热菜的码盘都比较简约,一般就是法香配萝卜花,像那种电视里演的雕刻什么的一般是见不到的,除非是档次很高宴会才会有。萝卜花最普通的一般有两种,一种是胡萝卜削出来的四角花,还有一种是心里美萝卜做出来的插花,一般打荷是负责插的萝卜花,做法其实挺简单,先把心里美萝卜去两头,片成圆桶状,然后打一些花刀,这样在片成片儿后会有不同的花样展示出来,片片儿不是用刀片,那样效率太低,而且想片的特别薄也比较费力,所以都会在刨片儿机上去片,刨片机其实就是现在刨涮羊肉片的机器,现在满大街都能见到,那时候可不常见,调好刀距,一个萝卜胚子几分钟就搞定,片出整齐且薄厚均匀的萝卜片,把一张萝卜片对折,然后卷成卷儿当花芯儿,用两根牙签呈十字状穿过底部,再用一张萝卜片对拆再对折,两指捏住中间空隙,用牙签在底部穿过,这样,一边的花瓣就好了,如此再弄三次,一朵像牡丹一样的萝卜花就成了,这是一个好活儿,都抢着干,我当仁不让的把这活儿揽过来了。

天气渐凉,马上就十一月了,有天晚上下班的时候,小文儿对我说,咱们休息的时候叫上小屈和李顶去颐和园玩儿一圈吧,小屈和李顶是同班同学,他们被分到新桥饭店的厨房里上班,上学的时候关系也不错,所以我就答应了,约了他们一道,他们也欣然应允。

周三我休息,和小文,小屈,李顶约好一个地方见面,骑车直奔颐和园,年轻就是不一样,虽然累的舌头耷拉在车把上,但是一到颐和园就开始兴奋,我今天还穿了件最心爱的衣服,一件浅绿色的双排扣西装,说到这个西装,北京当时可是相当流行过一阵子,满大街的男人穿的都是这种艳俗的,在现在看来简直是傻逼到极点的衣服,宽大的双排扣,颜色以大红大紫大绿大黄为主流,不晃瞎你的眼不算完!我这还是在西单劝业场买的呢,还买了一件棕色砂洗的夹克和短袖砂洗衬衫,像个面口袋一样,今天我就穿的这个绿西装,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的一个墨镜,下边穿着锥子裤,大头皮鞋,走起来路来日日的,自我感觉好不帅气,总是在偷偷的注意着有没有姑娘看我,偶尔有姑娘看我我会立刻还以挑衅的眼神,意思好像在说:“嗯哼,今夜你会不会来,你的爱还在不在。。。。。。。”

颐和园打打闹闹的转完一圈,照了点儿相,天色已暗,“走吧,咱们回去吧,找个馆子吃饭去”,小文说着,“怎么吃法呢”,小屈问,我知道他什么意思,他意思是AA制还是其中一人请,“这样吧,我们两个挣的比你们多,我们先请,然后下次你们再请,怎么样?”,小文问道,“行,没问题”,一听说眼前有白食可以吃,搁谁都会开心,骑车直奔东四,那时候吃饭的地方还远没有现在这么多,东四是我们心中繁华的所在,所以去了那里,骑车从东边奔北边的颐和园,然后再一猛子扎到东四,何等的精神头儿啊,年轻真的是好。

到达东四十字路口,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吃什么呢?我们瑟缩在凉风中,看着马路上车来车往,眼神有点涣散,“吃火锅吧,那边有个重庆火锅,怎么样?”,李顶提议,“好啊好啊,我还真没吃过”,我说着,于是,我们把车支在门口,走了进去。

这个饭店门面不大,里边桌子也不多,没什么人呢,老板是一男的,招呼我们坐下,拿过菜单来,我们大致看了一下,价格还合理,于是点了羊肉,毛肚,黄喉,鸭血,腰子,冻豆腐等一大堆,真的饿坏了,大小伙子骑了这么远,要是再不饿说明到更年期了,准备内退吧!“喝酒不喝”,小屈问,丫是一小酒腻子,“喝呀,机会难得,必须得喝点”,小文儿装逼似的喝道,“我操,你丫行不行呀,喝的了吗?”,我问他,“我没事儿,咱哥们儿没问题”,小文快把牛拉出来准备吹了,“那行,我也喝点,来四瓶啤酒”,我附和着,其实我很少喝酒,喝不多,但今天几个朋友一起高兴,又要吃火锅,没有点儿酒着实不太像话,没一会儿,锅底上来了,一个紫砂的电火锅,里边满眼的红油啊,那一层厚油,我有点担心,这油会不会太大了呀?下边的汤汁使劲力气想要冲破红油看一眼是哪几块料把它给请出来了,但成功率不高,偶尔冒几个泡儿,不过香辣气十足,这种香气还是头一次闻到,真挺香的啊,而且里边有一大块粘在一起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我等老板过来上菜的时候问了一下,才知道是醪糟,放在里边可以让汤味更浓郁,醇厚,嗯,好办法,下次我熬白菜汤也放点儿。。嗯。

“来吧,哥儿几个,动手吧,先喝一口哈”,我张罗着举起啤酒杯,“嘿,丫嗯的,满张罗,来来来,喝一个喝一个”,小屈驼着背站起来了,“操,你傻逼站起来干嘛呀?”,李顶一本正经的骂道,“我他妈的不是有礼貌吗?今儿高兴啊”,小屈一仰脖,干了,我们呷了一口,没理他,小屈推我一把,又杵了李顶一下,“不是,你们都干了呀,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呀”,小屈不满意的歪着嘴说,“得得得,给丫一面子,干一杯”,李顶干了,我一看那就干呗,和小文一起把这杯酒咽了“哦。。。。”,打一气嗝,直顶鼻腔,眼睛犯酸,眼眶湿了,靠,这杯酒干的,接下来,是北京爷们喝酒聊天的常用语,也是几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偶尔在外边吃一次的经典对白。。。。。。。。。“来吧,吃菜,我得涮点儿这黄喉,最喜欢这口儿,脆脆的,有嚼头儿”,“我不爱吃,还是这毛肚儿香”,“嘿,你还别说嘿,这蒜汁香油调料跟这个麻辣味还他妈真配,一开始我还觉得奇怪呢,这么多香油泡着蒜泥怎么吃啊,不得腻歪死呀?没想到还真好吃,小屈你丫吃什么麻酱料呀,不搭呀这个。”,“我尝尝你的,嗯嗯,好吃,老板,再来一个香油蒜泥料”,“来,顶哥,走一个,咱有日子没见了啊,最近听说你丫天天玩牌啊,注意身体,别媳妇没找着呢,就先歇逼了。”,“去你大爷的,你丫盼我点好行吗?”,“你丫死不死呀?”,“耍混蛋是吧?”,“哈哈哈。。。。老板,再来四个啤酒”,“您给加点汤吧,要干锅儿了”,“不行了,我喝不了了”,“嘿嘿嘿,你丫要吐出去,别给人老板吐屋里头,不合适啊,大哥,您放心没事儿啊,我看着他呢,准保不让丫吐您屋里头”。。。。。

马路上很久才过一辆车,人也很少了,秋意浓浓,冷风掠过,我们呼啸而出,跌跌撞撞,互相拍打着对方,说着脏话,骂着所有的事物,厕所在哪里,我们集体找厕所,无果,我发现了路边的几棵树,指挥他们一个一个树坑儿站好,听我口令,“预备。。。齐”,我们三个尿了,李顶吐了。。。。。。。。

年轻允许犯错,允许放纵,允许虚荣,允许浮夸,就像沉浸在酒精的效用之中,但是,要有醒来的那一刻,越早越好,但这并不代表你醒来后就再也无法享受到之前的快感,醒来后的好处是在享受之前的那些虚荣放纵快感的时候,你会有一个心理防线,它会让你在任何时候都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做,是为了放纵而放纵,还是为了目的而放纵,有这样的一份力量在你在心中,无坚不摧。

这是第一次吃重庆火锅,真的好吃,好吃的把我最帅气的浅绿西装吃红了一块儿,心痛的感觉是什么,就是吃火锅把红油吃到心爱的绿西装上,因为红配绿,赛狗屁啊,,,,我就日了。。。


--END--

我的第一本书,希望大家喜欢


罗生堂

祖籍四川,生在山西,长在北京。

热爱美食,新浪美食名博,细致入微的水瓶座,喜好美食摄影,喜好把玩儿老镜头,对光影美食在不断的追求中

◎本公众号发布的内容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长按二维码,一键关注

东郊记忆房价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