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绑李嘉诚,绑匪却不敢动他;香港的传奇、也是国家的栋梁!丨大佬脑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5:37:3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来源:华商韬略、金错刀


 “全香港只有霍英东一个人能救你”!

霍英东曾经惨到让人绝望

1923年,霍英东出生在香港的一条破船上,父母靠帮人在海上运货勉强维持一家人得生活,晚上七口人要像鱼一样并排躺着,才能在两米长的船上睡得下。

就是这样的生活,也在他7岁时戛然而止。

那年两个哥哥和父亲先后去世,痛失顶梁柱的孤儿寡母们,只好上街流浪,还是熟人看他们实在可怜,介绍他们住进了贫民窟,跟50多个人分享一间20多平米得房子。

为了改变这种让人绝望的境地,母亲多番奔走送他去上学,好不容易考上了香港著名的中学,还被分进了最优班,却在响彻全城的警报声中(港日战争正式爆发),霍英东被迫结束了求学生涯。

即使这样,命运对他的严苛依然没有停止。失学的他,做过许多事,大多都无功而返,好不容易利用自己的英语优势赚到了第一笔钱,兴冲冲的去创业,在荒岛上生吞螺肉、吃海藻,什么苦都吃过了,最后却被迷上吸毒的合伙人骗的一无所有。

即使命运如此不公,霍英东却没有因此心生怨怼,相反,他做生意一向本着有钱一起赚的心态,凡是和他过合作、对他有过帮助的人,后来都有钱赚。朋友有困难、要救急,只要他能帮得上,一定责无旁贷。

也是因为这样的性格,当朝鲜战争爆发,美国操纵联合国对大陆实施全面封锁禁运时,没有“红色背景”的他,却能打通三教九流,联络各大码头帮会、工人等数千人,突破封锁线“偷运”东西,完成了早期的资本积累。霍英东这样评价自己: “别人负我,我也是默然处之、逆来顺受。拿得起、放得下、输得起、愿吃亏。”

这样的品格伴随了他一生,即使后来他靠房地产大富大贵,只要朋友有难,在能力范围之内,他也一定尽力相帮!

以至于后来在香港金融、地产波动期间,救急的港商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全香港只有霍英东一个人能救你”。

爱国的形式各有不同,自己确实是想为国家做点事

百度有人问,霍家和李家(李嘉诚)谁更厉害?有个回答是这样的:绑匪敢绑李家人,却不敢动霍家人!

上个世纪60年代,香港还处于英国的管制下,任何亲中的行为都会遭到港英政府的压制。

在这种情况下,1964年9月,霍英东还是受邀秘密参加了国庆15周年大典。他以为大陆还像两年前那样饱受饥饿的肆虐,为了不给接待人员添麻烦,缓解粮食压力,他还自带了小电炉、玉米等粮食来北京。

那一年,霍英东第一次到北京,第一次见到了毛主席和邓小平。在会场门口,邓小平和香港同胞们一一握手问好,这样的礼遇让霍英东觉得不可思议。

虽然全程秘密进行,但纸终究包不住火。从北京返港后,霍英东的压力终于从流言缠身上升为实质性的压迫。

1965年,为了活跃萧条的地产市场,港英政府推出了海军船坞地皮公开招标计划,拿出从金门大厦至警察总部之间的一块面积达27英亩的黄金地段进行拍卖,这是港府历来公开招标中地皮位置最好的一块。

那时候香港地产界有实力、有资金参与其中的商人不多,霍英东是其中一个。为了吸引投资,港府在伦敦和纽约的报刊登载广告,但是外界一致看低香港地产的前景,没有一人下标。香港的地产商在前一轮大跌中成惊弓之鸟,无人敢投这样的大项目。

霍英东则认为香港地产未来大有可为,于是逆市而行,下标几千万。最后落标时,整个项目只有他一个人“下注”。但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霍英东的预料,投标截止时,港府告诉霍英东:这块地我们不卖了,打算收回来。

如今,海军船坞一带已经成为香港最繁荣的商业区之一,若非港府临时取消,霍英东从中赚得的钱将难以估量。

每次回港,霍英东都带回大批东西,特别是各种工艺品,买到满屋子都是。后来他回忆称:自己其实并不需要这些东西,他只是想通过消费,表达对大陆的支持。

不过这种支持有时候比较“尴尬”,在香港,霍英东是第一个使用国产电梯的商人,葡京、星光行用的都是国产电梯。当时“中国制造”的水准还很低下,霍英东以为能出口的东西肯定是好的,结果电梯几天坏一次,还没有办法维修,因为香港找不到合适的零配件,霍英东因此“经常被人骂”。

除了在经济上竭尽全力,霍英东为大陆做的另一件事也不得不提。

因为当时体育跟政治密不可分的关系,当中国重返联合国后,他更是不遗余力的推动中国体育走向世界,为此,他不仅被体委的人当面骂是资本主义的走狗,还被台湾等各方敌视,经常面临被特工尾随、“暗杀”的情况。

即使这样困难和危险重重,但他依然咬紧牙关坚持,后来,凡是大大小小的国际比赛,他都带头捐钱。北京申办亚运会成功,他捐建了亚运村的游泳馆,为了配合亚运会的组织工作,他又兴建了北京贵宾楼。

晚年,中国举办一次奥运会,成了他最大念想,为了配合北京申办2000年奥运会,霍英东再一次全球奔走,多次通过自己的关系和声望“拉票”。

北京痛失2000年奥运会举办权的那晚,他极度失落,行为反常,陪同他的老朋友甚至都怕他自杀。

他这样解释自己的行为:爱国的形式各有不同,你说谁不爱国?但自己确实是想为国家做点事。

这次申办失败后,因为身体的原因(淋巴癌),霍英东逐渐放下了体育大使的工作,但他依然牵挂着这件事,水立方是唯一接受澳台同胞和海外华人捐赠建设的奥运场馆,其中最大的一笔捐赠即来自霍英东。

“捐点钱算什么呢”


为中国体育出钱出力、不断奔走的霍英东,在大陆的经济发展史上也留下了身先士卒的贡献。

中国人讲究认祖归宗,霍英东出生在香港的船上,幼年丧父,只听闻祖辈来自广东,不知道祖籍具体在何处。上了岁数后,他认祖归宗的情感愈发强烈,在广东省有关部门的协助下,经过一番考证,最终确定霍英东的祖籍在广州番禺。

1978年夏天,霍英东带着全家老小,第一次回到故乡。当时的他已经为中国体育做出巨大贡献,大陆方很重视,出动了代表最高礼遇的红旗牌轿车接送,路上还有人夹道欢迎。

霍英东心中满是骄傲,但是一路走过,他又很惆怅。那时候的番禺全是破旧的茅屋和低矮的平房,霍英东想:家乡还很落后,同胞们仍在受苦。回乡期间,儿媳问接待的姑娘哪里有洗手间,对方二话不说端来一盆热水:可以洗手啦!家里人都乐了起来,霍英东却笑不出来,心里堵得慌。

图注:番禺旧照

回去之后,霍英东立刻捐钱给番禺建了一座园林式、占地6万平米的宾馆。但是捐完了他又觉得:捐点钱算什么呢?捐资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一个地方的落后,我要回家乡、回大陆投资,以实业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

当时,改革开放政策刚刚提出,外商投资大陆的先例是零,霍英东成了第一个投资内地的港澳商人。

他的第一个项目是在中山建酒店。之所以投建酒店,是因为霍英东每年都到内地,去过很多地方,而每一处的旅游服务设施都很落后。北京饭店是中国最高级的饭店,但是当时的浴缸没有活塞、酒店没有冰柜、房间没有热水。

霍英东没把投资酒店当成生意,他希望建一个标杆的同时,给中国的旅游服务行业起到指导和促进的作用。

在当时什么问题都上纲上线的背景下,投资酒店也不好做,很多人有各种各样的顾虑:涉外旅游酒店会有精神污染吗?内地东西会不会被吃光吃贵?宾馆耗电大,影响群众用电怎么办?

霍英东不怕亏本,他的计划是即便全亏了,就当是又一次捐资。但是霍英东也有怕的地方,他担心改革开放遇到阻力,国家的经济再度停步,牵涉外资的人也受到“批判”——在时局中如履薄冰近20年的他,最担心的就是这类事情。

1979年,北京首都机场出现了一幅名为《生命赞歌》、表现少数民族欢度泼水节的壁画,画中的一位少女是裸体。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很大争议,霍英东每次到北京都要看看这幅画还在不在,“如果在,我心里就比较踏实。”

在天安门城楼,老人哭成了泪人

1984年10月1日,霍英东应邀参加国庆35周年纪念日,登上天安门观看庆祝仪式。他参加过很多次国庆观礼,但第一次被安排到城楼上。

站上城楼,霍英东看到了巨型导弹、新型坦克,一位女记者走到他身边,问他有什么感想。霍英东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眼泪哗哗直淌。

按照霍英东后来的自述,他一辈子也没哭过几回。长子霍震霆结婚时,霍英东因为母亲没能坚持到这一刻,伤心了很长时间,却也没有流泪。但在观礼台上,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直至痛哭流涕。

图注:1984年大阅兵

女记者采访时正好导弹经过,后来报道称霍英东先生看到新式导弹,激动得情难自已。但实际上,这和导弹有多大关系?霍英东当时的脑子里就像幻灯片一下飞速闪过一幅幅画面,他想起了番禺路边的茅屋、想起了在国际体育会议中的一次次辩论、想起了不久前洛杉矶奥运会上的国旗国歌……国家正发生巨大变化,祖国正走向富强,霍英东一时感慨万千。

人生满分100,我给自己打100多分

2006年10月28日,霍英东因病在北京逝世,国家及社会各界以高规格送别了这位企业家领导人。

遗体返港期间,霍英东的灵柩覆盖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并由十人扶灵,董建华、何鸿燊、李兆基等均在其列。有评论称,霍英东在“国葬”的级别中告别。

逝世前,霍英东曾总结自己的人生,称“回首往事,我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如果人生的满分是100分,他要给自己打100多分。

霍英东或许仍有遗憾:他没能等到北京奥运会开幕,没有等到广东自贸区南沙片区正式揭牌。不过相较其恢弘的一生,这样的遗憾无关紧要。

他伴随着香港的海风出生,在“国葬”的礼遇中离世。

前半生,他推动香港从小渔村蜕变为矗立亚洲的东方之珠;

后半生,他倾注心血“唤醒”东方雄狮;

这之后,他的名字注定被写入中国史册。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