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一老牧师离世,享年103岁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3-15 13:14:2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2014年,范爱侍牧师在百年堂平安夜晚会上祝祷(图:圣教堂网站)


2018年2月17日(昨天)凌晨零点10分,浙江教会的一位老牧者范爱侍牧师在宁波的家中离世,享年103岁。


范牧师曾任浙江省基督教协会副会长、浙江神学院院长、宁波市基督教协会会长、宁波开明堂牧师、宁波裴迪小学校董会主席、中华循道公会宁波教区主席、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委员、中国基督教神学教育委员会委员、华东神学院董事会董事、宁波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副主席、宁波市基督教培训中心主任、宁波市基督教两会咨询委员会主任、百年堂主任牧师。


宁波市基督教两会今天发布的讣告中说:“范爱侍牧师一生奉献为主,坚持爱国爱教,为按三自原则办好教会呕心沥血。他信仰虔诚,忠心侍奉教会,热心社会活动,为宁波乃至浙江和全国基督教界做出了突出贡献。


据悉,范爱侍牧师遗体告别仪式将于2018年2月21日(正月初六)上午9时在宁波殡仪馆举行;于2018年2月23日(初八)下午13:30分,在宁波市基督教百年堂 (大梁街63号)举行追思礼拜。


以下是宁波市基督教两会今天发布的讣告:

(讣告来源:宁波圣教堂网站 


2015年4月份,范爱侍牧师曾在家中接受了福音时报的采访。当时他感慨自己竟然活到了101岁,而且依然行动便利。但是,他感慨最多的,是他一生中的两个22载:一是成为“右派”22年,一是被平反后得以继续侍奉22年。


范牧师2015年在家中接受采访(图:福音时报)


以下采访以《【专访】百岁老牧师与消失的基督教墓地》为题于2015年04月29日发布在福音时报网站上。


宁波北郊范江岸路,曾有一座基督徒坟山,2000多个坟墓。今年101岁的范爱侍老牧师,依然清晰记得50多年前在这里接受劳改、将坟墓拆平时的情景。


时值大跃进,晚上还加班,在微弱的煤油灯光下,用撬棍、铁锹,把一座座巨大的坟穴拉倒,而不顾巨石压身,或骷髅尸骨骇人,以及蛇蝎、蜈蚣袭身……


老牧师将这些留在了回忆录里。


“这在当时很普通,我们心情很沉重,但也不得已啊。”回忆当年,老牧师感叹,“没办法。既然选择了生,就必须承受生的代价。


2015年清明节刚过,一个春光明媚的上午,范爱侍牧师在家中接受福音时报采访。坐在沙发上,老牧师对面的墙上挂着他90岁大寿时的全家福,与现在几乎没有变化。101岁的老牧得心怀感恩,发自内心地与笔者侃侃而谈。


他感慨最多的,是他竟然活到101岁,而且依然行动便利,因为他一生差点就终结于42岁。他感慨最多的,是他一生中的两个22载:一是成为“右派”22年,一是被平反后得以继续侍奉22年。


晴天霹雳 生死一念间


1957年,42岁的范爱侍作为宁波唯一的委员,赴京参加在新侨饭店举行的全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常委会。那一天,他差点终结生命;那一天,他退了一步,留住了性命,也换来了22年的屈辱。


那次会议的重点是反右学习。仅仅因为宁波有人向在北京的大会寄去一份揭发材料,范爱侍成为会议的重点批判对象之一。人人尊敬的大牧师在一夜之间沦为了“人民的敌人”,范爱侍觉得倍感耻辱,又有口难辩,壮志未酬又不知所归。在北京新侨饭店平顶,他经历了生死挣扎。


被扣上“右派”帽子的范爱侍牧师开始不断接受批斗、劳改。北京、杭州、宁波……铲平基督教坟墓、养鸡、放牛、犁地、挖田、抬枕木、铺铁轨……范牧师以宁波少有的“国家级大右派”、“牛鬼蛇神”而“闻名”于当地。


直到1978年,共产党决定纠正极左路线,决定右派分子全面摘帽。苦盼了8030个日日夜夜之后,那个日子终于来到:1978年5月3日,他收到“摘帽通知书”。


高兴之余,范牧师也不禁悲从中来:时不我待,22个寒暑已经飞逝,42岁年富力强到64岁鬓发皆白,一生中的黄金年华,就留在了漫长而无告的“劳改”中了。


刚获悉被摘帽时,范牧师坦言:当年在新侨饭店平顶上,如果预知未来改造之路如此艰巨而漫长,说不定人生天平的指针,已向一边倾斜!


鬓发皆白时 重上征途


当人生天平的指针在生死之间剧烈摇摆时,范牧师还是选择了活下去。这一选择是值得的,8030个日日夜夜的劳作苦盼也是值得的,时间也给了他充分的证明:被摘帽后,范牧师重新回到侍奉岗位,直到退休为止,恰好又是22年。


1979年4月,“冬眠”了13年的中国教会,从宁波开始复苏过来,“百年堂马上要恢复礼拜”的消息在宁波信徒们中间传开。直到4月8日主日早晨,200多位信徒半信半疑、心有余悸地来到久违的百年堂时,看到教堂门打开才终于欢欣雀跃。


百年堂复堂后,范牧师担任首任主任牧师。六十余岁的他决心贡献余生,重建教会,此后还投入宁波大市、浙江全省教会及全国教会的复兴工作中。先后主持了浙江省“义工培训班”、担任浙江省神学院院长,与当时的教会领袖一道,为义工培训及神学教育工作重立基础。


2014年10月,浙江神学院建院30周年,范爱侍牧师应邀前往参加周年庆典。回顾当时及当年的经历,范牧师无不感慨。30年前,他与当年的牧者艰苦创业、惨淡经营、不遗余力,眼见新生力量一批批成长起来;30年后,作为备受尊敬的老前辈、再次回到当年创业的地方见证、祝福,好像终于画完了一个圈……


上帝“补还”了他的人生


作为循道公会宁波教区首任华人牧师的儿子,范牧师从小就接受基督信仰,这奠定了他一生侍奉道路的基础;中学时在教会学校接受教育,也为他打下了不容小觑的英语基础。


范牧师的父亲范冕卿是宁波镇海县城教会的创始人,母亲顾秀贞毕业于传教士在中国最早开设的女校——宁波崇德女校,并在后来面向社会上创办了一所女校,开了全县女子教育的先河。


1978年重获自由后,范牧师的英语潜能被发现,此后的20多年中,他翻译了《福音书探源》、《荒漠甘泉》等多部英文著作,还在香港出版了《自然啊,您姓什么》中英文版。


当年接受的信仰教育及教会学校的教育,范牧师受用一生。在接受福音时报采访时,他还背诵了圣经中著名的章节《诗篇23篇》。在赠送给笔者的十万字传记扉页上,范牧师亲笔写下诗篇23篇第一节,与笔者共勉:“The Lord is my shepherd, I shall not in want.”(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落款是“Francis Ai-Shi Fan”(范牧师英文名)。



范牧师用英语写下圣经经文,作为祝福(图:福音时报)


恢复侍奉的范牧师于2001年12月正式卸甲,当年他86岁。从1957年到2001年,共计44年。这44年里,前22年他“被弃一旁”,后22年他“迎头补上”。


22这个数字,对范牧师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这岂是偶然的巧合?”范牧师感慨地说,“上帝补还了我欠下的侍奉的年数。


60多年前,范爱侍牧师从澳大利亚一知名英语文学著作中看到的经文,“我必将蝗虫所吃掉的年成补还给你们。(珥2:25)”范老牧师将这经文的英语背记在心。“Iwill restore to you the years that the locust hath eaten.”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