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年前,一起震动东亚的“六国饭店”刺杀案.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8-19 12:05:0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01


在北京东城区正义路南口的东交民巷附近,有一座六层楼的华风宾馆。别看它如今只是一所三星级的酒店,却有着十分显赫的历史。因为它就是老北京闻名遐迩的“六国饭店”


六国饭店建造于1905年,当年地面只有四层,是作为附近东交民巷外国使馆区的配套建筑。因为是由英、法、美、德、日、俄六国合资所建,所以取名为六国饭店。



六国饭店那西洋风格的建筑当年在周边低矮的建筑群中可是鹤立鸡群般的气派,它有厚实的基座和宽大的券窗,屋顶还设有几组气派的老虎窗。它是当时各国公使、官员及上层人士住宿和餐饮的首先选择,也是达官贵人聚会的场所。


据说,北平的交际舞的传入就是开始于六国饭店,里面的舞厅当时名噪一时。


因为这里位于使馆区,根据《辛丑条约》,当时享有治外法权,受各国使馆驻军保护,中国的军警都没法干预,当时还成为一些下台的军政要人的避难所。


这座当年的京城第一大酒店,100多年来见证了中国近现代史上发生在老北京的许多重大事件。在这个饭店里曾经发生过一些惊心动魄的故事:



1912年2月以蔡元培为首的南方使团入京,请袁世凯到南京就任大总统。袁世凯派人制造“兵变”闹剧,南方使团代表们吓得躲进六国饭店。


1912年8月,辛亥革命元勋张振武在六国饭店宴请北洋将领,宴席结束后,张振武返回住处途中,被袁世凯派人逮捕,随即杀害。


1926年4月,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被北洋军阀列入黑名单,他逃到东交民巷躲在六国饭店长达三个月,才离京南下脱险。


蒋梦麟


1926年4月,著名报人邵飘萍,因为多次揭露军阀张作霖的黑暗统治,而且拒绝张作霖的收买。张作霖震怒之下决定将邵飘萍杀掉,邵飘萍听到消息躲进了六国饭店。


后来,张作霖收买了邵飘萍的旧交、《大陆报》社长张翰举 ,把邵飘萍骗出了六国饭店,逮捕后杀害。


张作霖之死也与这六国饭店有关。


1928年日本女间谍川岛芳子在这里的舞会上,凭借自己的姿色和舞步,把张作霖的副官弄得神魂颠倒,诱使他透露出张作霖回东北的确切时间,接着当然就是皇姑屯事件。



1949年4月,中共已经进入北平,当时就是在六国饭店接待以张治中为团长的国民党政府的和谈代表团。




02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一件三十年代发生在六国饭店的刺杀案。


1933年5月初的一个早晨,宁静的六国饭店二层客房突然传出三声刺耳的枪声。被震惊的饭店茶房迅速上楼查看,走到楼梯口看到一个年轻人手里握着一把枪。茶房正欲开口,只见年轻人用手枪对着自己比划了一下。茶房吓得赶紧让过一边,眼看着那人一步步走下楼,大步朝门口走去。


这时一楼大厅也有三三两两的人了,但谁也不敢出声,只是盯着那人昂首挺胸走出门外。门口停着的一辆轿车下来一人,几步窜上台阶。正在往里面张望时,门里出来那位拉住他的手臂,直奔车前,两人一左一右拉开车门迅速钻了进去。转眼之间顺着城墙根疾驶而去,消失在街巷里。



接到报案的警察赶了过来,经过勘验,发现是一个名叫常石谷的商人被枪击倒在床上。警方随即将他送到附近的德国医院救治,然而因为伤势过重,当天下午便不治身亡。


这个常石谷是什么人,这帮年轻人为什么和一个商人过不去呢?原来,这人真名并不叫常石谷,而是张敬尧。这个张敬尧,在民国时期也是一个枭雄,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




03


张敬尧出身于安徽省霍邱县一个贫苦家庭,他的父亲以教书为业。兄弟四人,张敬尧是老大,他的几个弟弟分别叫张敬舜、张敬禹、张敬汤,名字倒是不错,但都是凶狠之徒。张敬尧幼年当过粮坊学徒,后来流落到山东,因为杀了人潜逃到京津地区躲避。


张敬尧


25岁时张敬尧进入袁世凯办的北洋新军随营学堂,毕业后当了排长,后来又到保定军官学校第一期受训。1911 年辛亥革命爆发时,张敬尧任第十一协二十二标标统(相当于团长)。他率一营作为先遣队开往武昌对革命军进行血腥镇压。


1913年,南方革命党发动反对袁世凯的二次革命时,他又充当急先锋,率部从湖北进攻江西,升为旅长兼南昌镇守使。1914年张敬尧再随段祺瑞开往河南镇压反对袁世凯政府的白朗起义军,因为剿匪有功,升为陆军第七师师长,调驻北京。



1915年,在袁世凯倒行逆施称皇帝的闹剧中,张敬尧也是积极的支持者。他与军界四十多人召开大会,鼓吹复辟帝制。护国战争开始后,张敬尧被任命为第二路军司令进攻四川,晋升陆军上将。1917年段祺瑞出任国务总理,任命他的手下悍将张敬尧为苏鲁豫皖边境剿匪督办。


由此可见,在清末民初的大事件中,张敬尧始终是站在阻碍社会变革的反动立场上,得以不断升迁。不过他让全国人民都闻名的,是在他统治湖南的任上发生的“驱张运动”


1918年,段祺瑞任命张敬尧为湖南督军兼省长。张敬尧来到湖南后,实行残暴的统治,横征暴敛,肆无忌惮地掠取湖南民众的财富。他借做寿搜刮,竟然派人挨家挨户去讨要寿礼,各界都得表示孝敬,老百姓骂他:“督军捞够,百姓饿瘦”



张敬尧还在湖南广种鸦片,把省工业学校的机械实习所当成了他的制毒工场,甚至让军队和各级衙门在光天化日下卖鸦片。他为了敛财,不惜向外国人出卖当地的地矿权。


当地人民对他恨之人骨,称其为张毒


他的三个如狼似虎的兄弟,也鸡犬升天跟着来到湖南沾光,人称二、三、四大人。张氏兄弟在湖南称霸一方,收刮民脂民膏大发横财之后,在老家霍邱买了几万亩田地,又大兴土木,修建起极其华丽的督军府,还在在天津置了不少房屋和地产。湖南人写了副对联称这兄弟几个:“堂堂呼张,尧舜禹汤,一二三四,虎豹豺狼。”


五四运动发生后,湖南的学生积极响应。1919年12月,长沙的5000多学生游行示威,大会后准备焚烧从几家洋行里起获的日货。张家老四张敬汤率领军警千余人包围会场,张敬尧自己骑着马,带领一连大刀队冲进会场内,强行驱散群众,殴打捆绑学生。



张敬尧倒行逆施,气焰嚣张,引起了湖南民众的公愤,发动了一场“驱张运动”,全省罢课、罢工、罢市,派出代表到北京向北洋政府请愿,去全国各大城市揭露张敬尧祸湘虐民的罪行。全国各界纷纷发出电函,声讨张敬尧。


在强大的压力下,吴佩孚和冯玉祥不再与张敬尧合作。他们撤出守军,让开道路,使得谭延闿的湘军长驱直入。张敬尧仓皇出逃,连同他的军队一起被赶出了湖南。




04


回过头来再说张敬尧被刺的事情。张敬尧为什么要化名常石谷住进六国饭店?


原来,张敬尧被逐出湖南后,先后投靠了张作霖、张宗昌等人(果然是本家人互相沆瀣一气)。北伐战争胜利后,北洋军阀土崩瓦解。张敬尧躲进大连日租界,勾搭上了日本人。1932年他到长春投靠伪满洲国,死心塌地当起了汉奸。


1933年初,日军进攻长城关口。觊觎华北,进逼平津,同时开始密谋在华北建立傀儡伪政权。拉拢吴佩孚被拒绝后,日本人相中了张敬尧,任命他为“平津第二集团军总司令”。


张敬尧于是带着700万元经费,潜入北平,化名常石谷,住进了六国饭店。他竭力活动,收买旧部,勾结流氓土匪,策反驻军团长,企图配合日军的进攻,在北平城内暴动。


六国饭店内的豪华餐厅


张敬尧与日本特务勾结,策反军队的活动被身在北平的何应钦得知,立即报告了蒋介石。此时正值日军攻占了长城喜峰口,越过长城对北平形成包围。


蒋介石深感张敬尧的举动对国民政府构成了极大的威胁,立即责成特务处处长戴笠尽快铲除这一毒瘤。



戴笠立即召来特务处副处长兼华北特区区长郑介民商量。考虑到刺杀行动必须干净利落,不能给日本人造成进攻北平的借口。决定先由郑介民去六国饭店,弄清张敬尧的具体活动规律,再安排杀手执行。


郑介民可是情报系统以及后来军统的一个大人物,他的亲自出马,也足见这件事情的关系重大。




05


4月底,六国饭店来了一位操广东官话的华侨商人。他带着十几只大皮箱,西装笔挺,气度不凡。而且举止温雅随和,出手也十分阔绰。很快就与饭店茶房们混熟了。


没错,此人正是郑介民。


郑介民


他通过暗中观察和打听,了解到张敬尧这次来北平,同行的还有他的参谋长赵庭贵以及副官,估计是他的保镖之类。他们住在饭店的三楼。至于张敬尧究竟住哪间客房,郑介民也不敢抵近侦察,因为张敬尧的警惕性很高,弄得不好就会打草惊蛇。


再有,如果暗杀定在白天,人多不易下手,而且刺客难以走脱。若在夜间暗杀,又不知张敬尧当夜住哪个房间。



而且,张敬尧的武功和枪法都很厉害,弄不好任务不能完成反而造成己方人员的伤亡。


为难之际,他召来华北特区天津站长王天木和北平站长陈恭澍等人计议,决定多找几人参加行动,以求万全之策。最后选定了黄埔七期毕业的白世维作为暗杀的行动执行人。他年轻力壮,而且枪法精湛。曾经组织过上千人的民团,在长城沿线袭击日军。


《北平无战事》中王凯饰演的白世维(原型)


同时,考虑再三决定选择清晨时分动手。他们还研究了进入饭店的方法和得手后逃走的路线。以及在楼梯口、饭店门口掩护和接应撤退的细节。王天木随后以日本大仓株式会社的名义,在六国饭店二楼开了一个房间,侦察张敬尧的行踪。


这天,王天木和白世维正要下楼吃饭,只见门口进来一个熟人,还夹着一个蓝布小包袱,原来是东四南大街应元泰西服店的应掌柜。王天木上前招呼,问他为何来此。应掌柜不经意地用手指着自己的下巴,上下比划了一下说:“他做了两套衣服,叫我今天来试样子。”


王天木立刻明白,应掌柜说的正是下巴有一撮胡子的张敬尧,他不动声色,拉着白世维往外就走。


历史上真实的白世维


下午,王天木、陈恭澍和白世维三人来到应元泰西服店。应掌柜以为他们要来做衣服,没等他们开口,应掌柜就说:“这两天我得赶工,你们几位如果想添衣服,恐怕要等些日子了。我要先把张督办的这两套赶出来。”


王天木顺口问道:“张督办等着穿?”


应掌柜回答:“是啊,他叫我后天中午一定做好送到,说是也许就在这两天要回天津去。”


闲聊之中,他们从应掌柜那里还套出:张敬尧包下了六国饭店三层231、233、235房间,他住中间233房间,两边房间住的是参谋长和副官。这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张敬尧的落脚之处清楚了。


民国时北京的平面图


郑介民听到汇报十分高兴。白世维更是信心十足,跃跃欲试。可是行动计划还是需要进一步落实:首先不知道他的保镖究竟有几个,而且一旦惊动了左右房间就会形成对峙的不利局面。


即便动手成功,从三楼下到一楼撤离要走过长长的过道,暴露的时间太长,能否安全地走出大门都要考虑仔细。而门口那扇旋转门会不会自动关闭,也是需要注意的。

根据这些情况,王天木决定从天津请来一位姓侯的朋友,此人河南人氏,闯荡江湖多年,功夫十分了得,与白世维联手行刺方可万无一失。



06


王天木、白世维回到六国饭店后,为了安顿帮手老侯,也为了便于接近目标,决定再开一个房间。因为当时三、四两层都没有空房,于是就把二层的一间空房订了下来。


王天木不知怎么心血来潮,拉着白世维去看新订的房间。房间在左右两条走道交汇的横向通道上,茶房把钥匙交给王天木就先走了。鬼使神差般,王天木也带着白世维跟在茶房后头往前走,来到对面的走道上。


民国时的东交民巷


走了十几步,王天木突然发现在走道左边,有间房敞着半扇窗子,一个人侧身坐在床沿上,仰头对着窗子,手里正在摆弄一个小物件。仔细一瞧,就见这个人长方脸,鼻端高翘,两腮瘦削,留着两撇小胡子,下巴底下还有一撮山羊胡。王天木禁不住心中一个激灵,这不就是张敬尧吗!


王天木生怕看走了眼,停下脚步,扭过身子又瞄了一眼,正好与那人打了个照面。这下可看清楚了,一点没错,正是张敬尧。

 

白世维发现王天木停了一下,顺着王天木的视线朝左边看,也看见了屋里的人。就在转头与王天木眼神交汇的一刹那,王天木一边用手往房里指,一边连连点头,小声说:“就是他。”接着快步向楼梯口走去。


原来,张敬尧喜欢抽鸦片,也喜欢摆弄玉雕、鼻烟壶之类的小古董,还有晚睡晚起的习惯。他除了在三层开了房间,又在二层开了一个房间,作为自己娱乐的单独小天地。没想到给自己找了个见阎王的地方。



白世维立刻明白了王天木的示意。机不可失,他稳住脚步,撩起夹袍,飞快地抽出手枪,对准刚刚站起半个身子的张敬尧胸部连开三枪,张敬尧应声倒下。


前面说到提着枪往楼下走的当然就是白世维,当白世维走向大门的时候,王天木也加快脚步走到大厅,急忙推开门往外走,雇了门口的一辆洋车,跳上去迅速撤离了。


第二天北平各报上刊登了“巨商常石谷,在东交民巷六国饭店中遭刺殒命”的消息。时隔不久,国民党北平机关报证实常石谷即张敬尧,并指出张敬尧是汉奸,潜入北平阴谋策动叛乱,被锄奸救国团击毙。



张敬尧的被铲除,打乱了日本关东军扶植汉奸傀儡政权的计划,被迫暂时停止了对平津地区的进攻。可以说,这一次六国饭店刺杀案,为中国人解决了一个心头大患。



=THE END=



关注“眠眠冰室”

睡前十分钟,讲你没听过的冷故事

和黑历史



我要推荐
转发到